千里七星踏裂图,绵延青山濯红土;血染昆仑龙门尽,炎狱山巅毫无阻

【黑花】The Human Romance-Debris 6

Debris 6

 

吴邪被张起灵拉回去了,临走前仍然愤怒地盯着黑瞎子,如果他装了义眼的话,黑瞎子想,吴邪的目光大概能把他击穿。

可惜他找不到什么能作为武器拿在手里打他的工具,人类是柔软而脆弱的,轻而易举便灰飞烟灭了。吴邪若是真去找黑瞎子打架,唯一的结果就是弄伤自己——周围被【他】轰炸地那么平坦,连根螺丝钉都找不到。

黑瞎子在废墟上呆了一整夜。

他摸到曾经是解雨臣工作间的那片瓦砾堆,用靴子尖扒拉扒拉烧得看不出颜色的残骸。

他蹲下身,百无聊赖般在那些碎片中翻找,挖出一个烧焦了的旅行箱把手,稍微拽了拽,只拖出来小半截没烧光的空壳子。

黑瞎子把废弃的旅行箱残骸丢到一边,甚至不屑于猜想自己那培养槽中沉沉浮浮的脑组织——它一定毫无悬念地在高温密集轰炸中迅速蒸发成一团水蒸气。

义体没有温度。随着夜幕降临的露水开始慢慢凝结在黑瞎子裸露在空气中的人造皮肤上。

当东方的天空泛起朦胧的鱼肚白,黑瞎子站起来。

冷不防地,他脚下坍圮的天棚在压力之下发生二次断裂,黑瞎子身子一歪,踩进一个窟窿。他踉跄了一下,重新踏上一块看上去更结实的水泥,当他正要起身的时候,在灰尘之中,看见从塌陷的地方露出一角乌突突的砖红色。

解雨臣那个神秘的暗红色皮箱子被落下的天棚砸凹进去一块,不过也正因为如此,盖在天花板下面的大箱子没有被爆炸引起的大火烧干净。

黑瞎子掀开没有落锁的巨大的箱子,他看着里面的东西,看了很久很久。

箱子里装着一副义体。

黑瞎子曾猜想过解雨臣义体化的形态。实际上义体比解雨臣本人要年轻,年轻很多,如果按照人类的相貌形容,就是尚未脱离青春期的尾巴,刚刚步入成年。

这是十一年前,黑瞎子见到解雨臣时,这个年轻机械师的模样。

那是他们的第一次见面,黑瞎子跟在二月红后面,把自己的黑色行李箱打开,提出培养槽,往年轻的机械师眼前一推,说,你可得记得让它晒晒太阳,要不我该缺乏维生素B了。

他在箱子旁边坐下去,把玩着手里焦黑的义眼,笑了一声。

你懂什么?你什么都不明白!

冷却的薄薄熔岩下,流动的岩浆爆发,汹涌澎湃。

皮箱另一侧传来的叩击声听上去像隔着一层门板。机械义体的手扶着箱子的边沿,微微撑起身。

我的腿被砸折了,他说,介意帮个忙吗?

黑瞎子一把握住那介于少年与成人之间的手腕,把他从废墟中抱起来。

流动的风吹乱了他的头发,露出一侧镶嵌在眼眶上的铁皮。

他只有一只眼睛。


评论
热度(6)

© 听骨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