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七星踏裂图,绵延青山濯红土;血染昆仑龙门尽,炎狱山巅毫无阻

【巴瑟】短故事

朋友你好,相逢即是缘分,请问你听说过安利吗【【【


————————


幽暗密林中的精灵感到棘手了。他们很少感到棘手,因为但凡愚蠢到敢于贸然入侵绿叶森林的家伙,都将统统领教到来自于南多精灵后裔们的愤怒。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什么人(或者什么东西)令木精灵们为难呢:无论是鬼鬼祟祟的半兽人,还是冒冒失失的矮人,或者最近突然数量增多的巨蜘蛛。

至于人类,如果指的是那些居住在长湖镇的人们,那就更不会令木精灵们烦心啦,他们甚至不能正确地找到幽暗密林的入口,只要一点点雾霭亦或是盘根错节的树藤,便可以轻易阻止他们。若有一两位耳朵特别好使,视力特别敏锐的好猎手(虽然长湖镇大多数人更倾向捕鱼)不受雾霭和藤...

这个世界的恶意

最痛苦的事情不是萌上冷CP,而是当你信心满满以为自己终于可以站到官推的时候发现自己差了一步站到了官推的逆家。于是你只能流着泪咬着手帕看着满世界刷这两个人但是你一口都吃不下。

_(:з」∠)_目前心情如ID,感受如标题。

【剑三/策花】迷魂阵(片段)

仍然是很久很久很久之前的一个坑,算是我11年左右刚开始写策花时的一个构思了-,-也许有时间会把这个坑补完。


——————————

老憨挑了块平坦的石头坐上去,摸出打火石。

一个时辰前,浩气盟的人刚打下苍山洱海的千岩关。老憨深深抽了口烟,感觉到这浑浑渺渺的烟气在自个儿胸肺里转了个遍,这才心满意足地吐出一个个烟圈。

老憨瞅着洱海发呆,水面碧波荡漾,老憨也乐得享受鏖战后的安逸——要是眼睛没被血糊住就更好了。

他抹了一把脸,老憨受了伤,不过他自己觉得没啥,反正皮糙肉厚的,打也不痛。同行的秀坊姑娘抱着药箱着急火燎往他这边冲,老憨咧嘴一乐,从旁边苗疆巫医支起的药锅子舀了一碗噗噜噗噜冒泡的汤剂...

【剑三/策花】白玉有瑕-终

颜珩一脚踩断枯木,蹲在枝头的乌鸦发出干涩聒噪的鸣叫,扑簌簌飞走了。

深秋已至,朱明承夜笔杆上的夜雾几乎能滴下水珠。寒气夹杂尸骨的腥腐,钻进肺里,刀割火燎一般。

小五不在城里,离开睢阳之前叶申屠告诉颜珩,他曾托人在张镐军中打听幸存的伤员,也无果而终。

我知道。颜珩说,我会一路西行,沿途打听。

叶申屠看着他翻身上马。颜珩曾许诺,等他叶申屠痊愈,就与他同去潼关,如今叶申屠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好友孤身一人寻踪陈留。

颜兄,我……

叶申屠踉跄几步,紧紧抓住缰绳,欲言又止。

颜珩拍了拍他的手背:

保重,申屠。

是年,尹子奇久围睢阳,城中粮绝弹尽。临淮守备惧敌拒援。然睢阳乃江淮保障,若弃之去...

【剑三/策花】白玉有瑕-17

叶申屠迷迷糊糊地睡醒,为他换药的女孩还梳着两个团髻,两只手捧着一个装满水的铜盆,晃晃悠悠走到叶申屠旁边。她费力地把铜盆往地上一放,溅出来的水花泼了叶申屠一脸。

我,我不是故意的!

女孩紧张地抹掉叶申屠脸上的水,玄色衣袖上的花边刺绣磨得叶申屠火辣辣地疼。

他笑了笑,在女孩苍白的小脸蛋上捏了一把。

女孩小心翼翼地拉起叶申屠的胳膊,她解开纱布,断肢截面创口的腥气迎面扑来。女孩瘪着嘴,努力不让自己在叶申屠面前哭出声。

她手脚麻利地为叶申屠换上新的药剂。

还疼么?女孩哽咽着问他。

不会,叶申屠安慰道,多亏了你这个小神医。

女孩破涕为笑,她摸摸叶申屠的额头,还好,正在退烧。

大师兄说,出...

【剑三/策花】白玉有瑕-16

颜珩凭栏远眺,瘦西湖波光粼粼,半月岛飞起的白鹭掠过星月坊的上空。鼓台上面容清秀的男童长袖善舞,耐不住年纪尚幼,宽长的袖子把自己绕进去,只好手忙脚乱地解下来。

扶栏上沾了水,你的衣服湿了……

酉玥的女伴走到颜珩旁边,她捧着一个盒子,心事重重地递过去:

酉玥离开七秀坊之后,叶申屠少侠的来信我都代收在这里了。

颜珩本想来七秀坊询问酉玥的近况,带他入坊的酉玥女伴一边走,一边问了颜珩一个问题:

颜兄无恙,多日不见。此次来访,可有带来玥儿的消息?

两人一时语塞,面面相觑。颜珩从心底冒出一丝寒意,他告诉酉玥的女伴,他曾途径睢阳,守城的友人告诉他酉玥朝潼关方向去了。

那就是了……酉玥的女伴沉吟半...

【剑三/策花】白玉有瑕-15

因为绕了路,酉玥比预计要晚得到达潼关。她在平顶村住下,决定稍作休整。

天色已晚,酉玥松解云鬓,她坐在灯下,执笔又落,信笺的内容则始终停留在“见字如晤”四个字上。直到狼毫尖的墨汁滴落在浣纱纸,酉玥盯着墨滴慢慢晕开,最终,她轻轻叹气,放下笔,将信笺团成纸团,连同上书“叶申屠亲启”的信封一起,凑到烛灯下,借着忽明忽暗的火苗点着烧了。

酉玥正欲和衣就寝,突然从门口传来一阵急促的拍门声,简易的木门被敲得晃晃悠悠,仿佛再撑不了多久就要掉下来。

快,快走!骁果营和狼牙兵来啦!

酉玥提起双剑,冲出门去,烧断的屋梁从头上掉下来,酉玥一把将屋梁劈成两段,她挥去焦臭刺鼻的黑烟,所见之处,皆是火光熊熊,哀声连...

【剑三/策花】白玉有瑕-14

第二天一早,第五殊途离开房间之前,替颜珩把帐子放下来避光,等颜珩睡到自然醒,外面早就日上三竿了。

昨天晚上,第五殊途看见颜珩胯骨周遭的瘀伤痕迹,明显一怔愣,小心地碰碰,问他是怎么搞得。

要真平心而论,第五千疆和第五殊途的伤疤谁也不比颜珩少,只不过偏生颜珩是个容易留疤痕的体质,大大小小的伤痕总是太明显了。

想到这里,颜珩有点自责,相比自家两个徒弟对自己的紧张态度,颜珩对兄弟俩确实冷情了些。

于是颜珩抓着第五殊途的手腕,带着他移向脐下三寸。

颜珩搂住第五殊途的脖子,贴着他的耳畔喘息,直到轻哼一声,在第五殊途的手中出了精,颜珩亲亲第五殊途,在他的耳垂上磨牙。

要不,就算了吧……

第五殊...

。_ 。

每个月都有那么二十几天想坑文,剩下的几天看着文档挠脸“卧槽什么鬼”

【古二/FZ/全员】Fate/SwordⅡ:The Prologue-6

警察叔叔就是这个人! 

———————— 

像往常一样,Rider在城镇的上空巡视,它嗅了嗅空气中的味道,驮着清和离开了既定的侦查路线。

一座神邸的庙宇逐渐呈现出隐藏在山中的轮廓。

作为少数族裔聚居区的朗德寨,有供奉千年的异教神。

清和从Rider背上跳下来。寂静的庙宇中空无一人,连守院的僧侣都不知所踪。Rider在他身后,发出警告的低吼,清和示意从者安静,信步走入这间庙宇的正殿。

四角的供台上整整齐齐地码放着一碟一碟的香烛,直至穹顶,将殿堂照耀得金碧辉煌。屹立在中央的无名神邸垂首凝眸,安静地注视着这位闯入神域的异教徒。

身为太华山委托参加此次圣杯之战的长老,...

1 / 9

© 听骨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