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七星踏裂图,绵延青山濯红土;血染昆仑龙门尽,炎狱山巅毫无阻

【黑花】The Human Romance-Debris 2

Debris 2


你要学会自己上油啊,解雨臣对黑瞎子说,要不然等我不在了你怎么办?

说话的时候黑瞎子趴在冷却台上,背部的仿生缓冲层揭下去泡在培养皿的生理盐水里,解雨臣把机油和润滑涂层顺着黑瞎子肩膀部位的凹槽滴进去,边上油边用鹿皮布蹭掉溢出的油星,多余的油花如果忘记处理干净,日后就会沾灰尘,搞得脏兮兮的,严重的话还可能影响轴承运转。

黑瞎子半睡半醒,迷迷糊糊回了他一句,你不是还有学徒吗。

解雨臣翻了一个白眼。

你可长点心吧,祸害了我们家两代人还不够,这就盯上我的学徒了?

黑瞎子第一次吻解雨臣的时候,年轻的机械师很惊讶,这是一种纯然的出乎意料,甚至来不及参杂被人偷香的欣喜或排斥。

你有心?你怎么会有心呢?

解雨臣三下两下把黑瞎子的夹克脱了,黑瞎子没反抗,乖乖两手一摊,敞开怀让解雨臣扒他衣服。

前胸偏左心脏的位置没有安装仿生缓冲层 ,机械装置裸露在外面,胸腔中替代心脏的位置是一个小型的永动能源核。

你没有心,大脑也提存在药水里,你怎么会有欲望?

没有心没有脑为什么不能有欲望?黑瞎子反问他,想吃东西一定是因为饿吗?

解雨臣不说话了,像是为了佐证黑瞎子的观点,他心不在焉地从旁边抓了一把豆子,塞嘴巴里嘎嘣嘎嘣嚼。

黑瞎子坚持自己仍然是一个“人”的,只不过比普通人活得更长久。他将自己定义为“一个比其他人更会享受生活的人”。这是他与张起灵不一样的地方,为此他经常在张起灵不为所动的无视中沾沾自喜。

张起灵是这片大陆上的第一代义体,在经历漫长的时间冲刷之前,他究竟是一个人类还是从制造出来就是机械,早就没有人知道了。张起灵自己也是显然什么都不记得:他的维护间隔很长一段时间的断档,没人知道是他自己走丢了还是制造他的机械师没有后代或学徒,当从飞艇上迫降降落伞挂在树上的吴邪吊在半空中晃晃悠悠对张起灵打招呼问他能否过来帮个忙,这个不知道从哪里而来又不知道要去哪里的义体就这样跟着吴邪重新回到了时间的洪流之中。长期的无人维护造成的后果就是张起灵的记忆系统会定期格盘,而这一点就是黑瞎子最喜欢在他面前秀优越感的地方:黑瞎子走到哪里都会随身携带的黑色旅行箱里装的就是自己没有被义体化之前的人类大脑,这像一个可以随身携带的数据存贮器,让他记得从过去到现在自己经历过的每一件事。

吴邪去找解雨臣,向他学机械维护和保养,解雨臣还以为他从飞艇驾驶员转行做后勤维修了,等他看到跟在吴邪后面走来走去的张起灵,解雨臣啧啧嘴,说张起灵就像一尾大金鱼,周期性记忆归零。

吴邪问解雨臣有没有什么办法给张起灵保存数据,解雨臣挠挠头,张起灵的中枢系统无人修护造成的机械损伤是永久性的,修复不太可能,不过他可以试试让张起灵往后格盘的速度别那么频繁。

毕竟拆开第一代义体的机会可不多,他们要么在战争中变成破铜烂铁,要么年久失修无人维护最终变成一摊长满青苔的废弃物。

吴邪对此倒是抱着无所谓的态度,他只是个民用飞艇驾驶员,张起灵就算是什么装甲车大炮在他这里也排不上用场。当务之急是他得先学会如何维护保养义体。


评论
热度(8)

© 听骨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