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七星踏裂图,绵延青山濯红土;血染昆仑龙门尽,炎狱山巅毫无阻

【西伊】距离(#猎人版深夜60分# )

猎人版深夜60分:题目-距离


————————


枯枯戮山的果园里长满了味道甜美的苹果。

可惜啊可惜,看得见吃不到。

西索舔了舔嘴唇。

你叫什么?柯特?

他心情愉悦地冲小孩子打招呼。

当尖尖的指甲即将戳到孩子的脸蛋时,小孩子飞快地向旁边闪开,躲掉了。

揍敌客家最小的孩子一脸戒备地审视着突然从树上落到自己眼前的奇怪男人。

柯特对这个脸上画着星星和泪滴,永远挂着似笑非笑表情的怪人可一点好感都没有。见到他的时候要么是被操纵着跳舞,要么是被旅团的玛奇提醒“这个人还是离远一点好”。

贸然打一架显得不太聪明……

柯特眨眨眼睛。

他打开扇子,挡住嘴巴,琢磨怎样才能让这个奇怪的人消失掉。

哎呀,你打算跑掉么?

西索支着下巴,对柯特勾勾手指,揍敌客家最小的孩子随着他的动作被伸缩自如的爱拉扯着踉跄了几步。

这一拉不要紧,像轻轻揭开了糖罐的陶瓷盖,刚才沉静如寂的小孩子突然就爆发出杀气来。

一枚念针钉在柯特和西索之间,截断了黏在柯特脸颊的念力。

与此同时,西索指尖的红桃A拦下了飞向颈椎的另一枚念针。

生气了啊?

他站起来,看了看念针飞来的方向,又转头看了看柯特。

多可爱。

今天是柯特回家的日子,我不记得请你来过。

伊路米走过来。

别说得这样冷淡嘛,我可是规规矩矩从正门进来的。

黄泉之门本来也不可能拦得住你。

伊路米懒得对他浪费口舌。

走了,柯特,妈妈在等你。

 

奇犽哥哥不在,在外修行的柯特这一次回家理所当然成为一家人的焦点。

这让他欣喜又失落。

虽然旅团仍然处于群龙无首的尴尬状态,不过爸爸和爷爷对库洛洛这位团长予以不俗的评价,再加上柯特在对战嵌合蚁时的亲眼所见,继续留在幻影旅团中修行似乎没有什么问题。

大哥并没有参与这场发生在餐桌上的小型家庭会议,他甚至没有出来吃晚餐,注意到这一点的柯特十分不安。

要把遇见西索的事情说出来么,大哥应该没问题的。

柯特摸了摸袖子,没有什么异常的地方。

于是他心安理得地享受着这一点小小私心,难得地沉浸在一家人以自己为中心的谈论中。

 

你没有对柯特说什么奇怪的话吧?

伊路米十分不放心西索的小苹果理论。

怎么会,在你粗暴的打断之前我们正在愉快的聊天。

那只是你单方面的“愉快”吧。

伊路米头一偏,顺便推开西索凑过来的脑袋。

就自得其乐这种事而言,西索总是十分拿手。

我离得那么远都看见他露出厌恶的表情了。

你这样说我好伤心啊,伊路米,舞台上的魔术师是小孩子们的好朋友哦!

被推开的西索像一个摇摆的不倒翁,重新粘了过去。

根本没有这种说法吧。说起来这一次我并没有邀请你啊,快点从我家消失吧。

虽然没有接到邀请……不过来治疗我受伤的心吧,为了补偿我不能和你的小苹果玩耍……

好恶心。不准这样形容柯特。

甜蜜的恶魔贴在他的耳边喁喁细语,伊路米显得无动于衷。

他的手臂搭在西索的肩膀,闭上眼睛,好像无聊地要睡着似得。

喂,你……

这样真的很令人扫兴哎。

西索有些挫败地放开伊路米。

啧,别动。

伊路米把他拉回来。

哦……原来在这里。

伊路米指尖一划,从西索的领子上拈下一角纸屑。

这是……

西索抓住伊路米的手,想看个明白,粘在伊路米指尖的一角白纸迅速消散了。

嘘。

伊路米做出一个噤声的动作,然后拽住西索的衣领,将他拉过来。

西索的嘴角弯成一道弧线。

伊路米,你们家的人……可真有意思啊……

 

嚓的一声,剪纸人坏掉了。

柯特吓了一跳。

他没太听懂大哥和西索在说什么,两个人说话的声音一直都很轻,还夹杂了窸窸窣窣的声音。

虽然不是吵架,又不像在好好讲话的样子……

发生了什么奇怪的事情么?

他正好奇又担心着,剪纸人就坏掉了。

柯特,你怎么了?

妈妈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没有,母亲大人。

柯特飞快地在床榻上躺好,被子拉得高高的,只露出一双眼睛在外面。

他的手里紧紧攥着纸人,手心汗津津的。

竟然被察觉了……

是大哥,还是西索?

明天会不会被问起来?

要怎么解释才好呀……会被骂的……

他胡思乱想着,就这么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柯特穿戴整齐之后,发现家里的其他人已经坐在餐桌前吃早饭了。

他站在门口,眼睛转了转,没有什么奇怪可疑的人。

大哥正安安静静地吃东西。

妈妈开始抱怨柯特怎么起得这样晚,是不是在旅团也这么贪睡,在外修行可不能给揍敌客家的人丢脸啊。

柯特犹豫了一下,蹭到伊路米旁边坐下。

柯特。

伊路米看见他,放下杯子。

是的,伊路哥。

在外的修行有进步。

……

已经可以很好的控制剪纸人了吧,无论多远的距离都没问题了。

是的……

还要继续努力啊,毕竟还不够完美。修行不可松懈哦。

柯特松了一口气,居然被表扬了。

吃早饭吧。

柯特应了一声,抬头看了伊路米一眼。

伊路哥被虫咬到了么?

嗯?

那里,红红的?

……

伊路米不高兴地拢起衣领,没有回答。

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不过显然是无法得到答案了。

要继续努力修行才是呀,等到自己可以完美操控剪纸人又不让人察觉的时候,大概就能找到答案了吧。

一头雾水的柯特这样想着,默默低头吃自己那份早餐。

希望今天母亲大人没有在早餐中放毒药。

柯特的注意力被牛奶和培根卷拉走,飞快地把大哥脖子上奇怪的红痕忘在脑后。

-fin

评论
热度(18)

© 听骨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