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七星踏裂图,绵延青山濯红土;血染昆仑龙门尽,炎狱山巅毫无阻

【黑花】Sweet Relationship-[Morning]

解雨臣的分化期来得特别晚,晚到他以为自己是一个Beta,并且最后以Beta的身份通过猎人学院测试,分配到香港基地服役。

在如今的社会分工中,数量稀少的Omega是非常珍贵的存在,驾驶机甲猎人这种事情显然轮不到他们去做,相比于现在面临外种族入侵造成的人口伤亡,自几个世纪以前开始逐渐形成的人类自身繁衍断层才是最大的危机。

Alpha、Beta、Omega,四十万余年的人类存在历史,在自然选择之下重新分化形成了种族的分类。

解雨臣看上去怎么都不像是一个Alpha,坦白讲这一点令他沮丧不已,那个时候他大概刚刚步入青春期,一般而言人类从这个年纪开始就逐渐产生种族的分化了,与第二性征的发育在时间上基本吻合。他洗完澡从浴室出来,身上还蒸腾着热气,脚下沾着水,一步一个水泽,头发上滴滴答答往下落水珠。他站在面镜前,赤裸着身子,用审视的目光打量着镜子中的自己。他所认识的同龄人,Alpha变得高而精壮,Omega则拥有姣好的面容和略显柔软的线条,Beta的变化约等于没有变化。镜子中的男孩还不到十五岁,个子在同龄人中算不上是高挑,肩膀略窄,骨骼上仍未完全脱离幼年期的纤细感,他盯着镜像中身体上稀稀疏疏的体毛,好在直到发育期结束之前,种族的最终分化都有可能不明显,如果结束发育期他还是没有什么明显变化,那他大概就是一个Beta了。解雨臣翻了翻白眼,嘟嘟囔囔抓起浴巾把自己包了一个严实。

他曾经幸灾乐祸地暗自希望吴邪是一个Omega,这种纯粹力量对比上的恶意,然而事实证明,吴邪的Beta特征十分稳定,甚至相比于解雨臣自己,逐渐透露出一点Alpha的迹象来。

发育期结束后就意味着种族分化的定型,所以当解雨臣发现自己二十三岁还在长个子的时候多多少少是庆幸的,这代表他的分化期还没有结束,他仍然有成为Alpha的可能。

所谓一个硬币有两面,不过解雨臣理所当然没有考虑到自己也有变成Omega的几率。

所以这一天最终降临的时候,对解雨臣而言简直是灾难性的。

Omega身份的定型以汹涌澎湃的发情期这一很不友好的方式迎接了他。

这一天,解雨臣在凌晨突然醒了,电子钟液晶显示器上闪动的数字非常不客气地告诉他现在是四点四十八分,生理上人类精神错乱达到极致的状态,最易自杀的混乱时刻。

他从床上坐起来,感觉好像有什么液体撒了——就像有人碰翻了摆在他身体中的一瓶酒。

在睡意朦胧之间解雨臣甚至还迷迷糊糊地摸了摸放在床头的水杯和被子。

他的脑袋有点僵,类似人已经清醒了然而意识还被关在毛玻璃房里。都说酒精是易燃易爆物,那么现在的情况就像是吴邪把没熄灭的烟尾巴丢在解雨臣身体里被人碰翻的那瓶酒上。

他被自己的这种想法吓了一跳,飞速地瞥了一眼卷在被子里睡着正沉的吴邪。后者在睡梦中抿了抿嘴,翻了一个身。

现在已经不是洗一把脸就能解决的问题了,在解雨臣的身体里仿佛正在逐步形成一个黑洞,贪得无厌愈演愈烈。他隐约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情,这种先天性的认知类似于人类在幼年时代对自我性别的认识。

解雨臣拉开门,扑面而来的Alpha信息素令他又迅速地把门关上了——简直如同一大波沙袋迎头撞击,令他喘不上气。

他的指尖在抖,汗津津贴在球型门把手上。解雨臣艰涩地吞咽了一下,脑子里飞快地思考着自己应当如何面对这种尴尬的状态,Omega身份的定型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

不管怎么说,Omega发情期达到峰值需要一段时间,也就是说他的大脑在“希望被人操”这个念头蚕食殆尽之前,解雨臣还有那么些机会考虑如何解决自己是Omega且出现在充满Alpha的地方。

去他妈的现在他要怎么处理发情期?在以前,与Alpha发生关系这种事情解雨臣想都没想过,然而现在他一意识到“Alpha”这个名词,就忍不住浑身燥热。

迟到的本能正在竭尽所能提醒解雨臣他是一个Omega这一事实。本能驱使之下,Omega的感觉变得十分敏锐,比如即便是现在关着门,解雨臣也能接收到从缝隙钻进来的Alpha信息素,在这个充满了人类Alpha精英的香港基地,这种信息素简直无处不在。

他没有多少时间了,再拖沓下去,等不知道什么时候发情期达到最高值,用不了多久全基地的人都会知道他是一个Omega。

解雨臣深吸一口气,然后走出宿舍。他感觉自己仿佛一瞬间就被空气中的Alpha信息素吸了进去,像是一个饥饿的人被扔进一间充满了甜香烤面包气温的房间,简直令他腿软。

当务之急是赶在整个基地苏醒之前冲淡自己的Omega信息素然后找一个不为人知的角落等待发情期过去。

解雨臣头晕眼花地走到公共浴室门口,结果迎面撞上从里面出来的黑瞎子和张起灵,两个人昨天晚上是夜班,结束南海海域巡查任务回来。

张起灵披着外套,黑瞎子大概嫌热,只穿着一件工装背心。两个刚刚冲过热水澡的Alpha,拦在解雨臣前面,散发的信息素对于一个正处于发情积累期的Omega而言,解雨臣有那么几秒钟当场陷入大脑空白的状态。

呦,花儿爷,黑瞎子和解雨臣打招呼,今儿怎么起这么早,敢情是您的起床气治好了?

解雨臣完全没听见黑瞎子跟他聊了些什么东西,管他什么鬼,他机械地附和着不痛不痒的话,强迫自己盯着黑瞎子挂在背心前胸的墨镜,以及上面雾蒙蒙的水珠——解雨臣的喉咙艰难地咽了咽,他感觉非常口渴。

总盯着别人墨镜难免会令人起疑,关键是黑瞎子那件薄薄的工装背心贴在身上,沾着刚从浴室出来的湿热雾气,勾勒出肌肉的线条,解雨臣得费好大气力,才勉强自己不要顺着挂在胸前的墨镜继续往下看。

都不如不穿。他愤恨地想,同时冲黑瞎子扯出一抹笑意,不动声色地用恼怒的眼神挖了他一眼,结束这场味同嚼蜡不知所云的对话。

打发走那两个麻烦角色之后,解雨臣终于松了一口气,匆忙走进浴室。

如果不是张起灵在场,他大概会忍不住一脚踹翻黑瞎子推倒就上。解雨臣把水温调到最冷,花洒喷下的凉水从头浇下,那一瞬间冻得他头皮发麻。浴室门口就浴室门口,就算全基地的人都醒了也无所谓,Public Sex他也认了,解雨臣自暴自弃地想。

公共浴室中还残留着那两个Alpha的信息素,不过相比刚才的遭遇,已经被水冲淡了不少。

解雨臣的思路现在像一滩浆糊,被黑瞎子的信息素搅合得乱七八糟。大脑中总是有一个声音在问自己:刚刚有一个美味的Alpha从他眼前迎面走过去,他在干嘛,为什么要在冬天的浴室里冲冷水?

他犹豫了片刻,然后把手探向后面,即使在冷水的淋浴下,仍然无法阻止体温开始升高,身体慢慢变得柔软。

不管做什么都是徒劳的。作为一个Omega,解雨臣很清楚地意识到身体正在改变,正在准备,正在渴望一个Alpha。他没法否认这件事,这是本能,如同一个饥渴难耐的人无法推开送到嘴边的食物一样。

他想要他。 


评论
热度(24)

© 听骨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