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七星踏裂图,绵延青山濯红土;血染昆仑龙门尽,炎狱山巅毫无阻

【古二/FZ/全员】Fate/SwordⅡ:The Prologue-6

警察叔叔就是这个人! 

———————— 

像往常一样,Rider在城镇的上空巡视,它嗅了嗅空气中的味道,驮着清和离开了既定的侦查路线。

一座神邸的庙宇逐渐呈现出隐藏在山中的轮廓。

作为少数族裔聚居区的朗德寨,有供奉千年的异教神。

清和从Rider背上跳下来。寂静的庙宇中空无一人,连守院的僧侣都不知所踪。Rider在他身后,发出警告的低吼,清和示意从者安静,信步走入这间庙宇的正殿。

四角的供台上整整齐齐地码放着一碟一碟的香烛,直至穹顶,将殿堂照耀得金碧辉煌。屹立在中央的无名神邸垂首凝眸,安静地注视着这位闯入神域的异教徒。

身为太华山委托参加此次圣杯之战的长老,...

【古二/FZ/全员】Fate/SwordⅡ:The Prologue-5

既然重新开始填坑了就顺便把以前写的部分修一修。删掉了有凑字数之嫌的第二章,改掉了一些现在看起来显得有点逗比的本土化设定,所以把第二章的内容并到第一章中去了。对实质性的故事情节没有很大影响,想不想重看都OK,纯属作者强迫症犯了【。

=,=其实早先做设定的时候想写点轻松搞笑的东西,不过事实证明我确实不会写(放弃挣扎

CP的方面仍然私心刷瞳沈,其他的CP见仁见智吧【【【

————————————

[5]


瞳朝着乐曲响起的方向走去。

穿过空旷的礼堂,风在城堡周围呼啸,带出尖哨的尾音。他驻足在铜镜面前,瞳注视着镜子,与镜中人影两相对望。

漫长的走廊,墙壁两侧悬挂着流月城先祖以及历任城主...

【古二/FZ/全员】Fate/SwordⅡ:The Prologue-4

[4]

水晶球里有一幢房子,房子前面蹲着一只小兔子。女孩把水晶球捧在手里,倒过来又倒回去,水晶球里就像下起了雪,斑斑点点的白色飘在水晶球里,慢慢往下落,有的落在房子上,有的落在小兔子身上。

“外面下雪啦!”她蹬掉鞋子,爬到软软的床上,“沧溟姐姐,我们出去看吧!”

她蹭到沧溟身边坐下,拉起手,指着窗外。

“外面太冷了,”沧溟摸摸她的头,“小曦会生病的。”

沧溟拿出一颗糖果,诱惑沈曦:

“小曦要不要吃糖,吃了糖果我们就不出去了。”

女孩犹豫了,她看着沧溟手里的糖,吞吞口水。

“瞳叔叔说,我现在不能吃太多的糖。”她张开嘴,指着正在换的牙齿给沧溟看,粉粉的牙床上冒出一个白白的小尖。...

【FZ/古二/全员】Fate/SwordⅡ:The Prologue-2

从这章开始刷瞳沈啦~

——————

[2]


扯在入口处的横幅,终于抵抗不住日复一日的风吹日晒,刺啦一声,撕成两截,被风卷走。剩下的一半,仍然被铁丝钩在倾斜歪倒的立柱顶端,呼啦啦地响。已经褪色发白的布面上,“捐毒”二字依稀可辨。

男人自半空闪现,他带着面具,遮住一半的脸,单足停立在树梢。

光秃秃的树似乎无法承载他的重量,枯裂之声不绝于耳,看似结实粗壮的树干,其实早已经被白蚁啃噬得千疮百孔,不堪重负。在脚下的树枝折断之前,男人早已足不点地,身形一闪,重新出现在不远处的房屋顶上。

地基倾斜,房屋已经有四分之一陷入地底。放眼望去,目光所及,皆为黄沙漫漫,沙丘此起彼伏,随风移...

原剧向瞳沈游戏——厉山秘辛 招募启事!!

展开尘封的画卷,叙述失落的传说!

流月城主题原剧向瞳沈游戏——厉山秘辛,剧本完成,试玩版制作中!

现招募#UI##MVer##人物立绘##CG绘师#以及#作曲##填词##主唱#

两大故事主线,多重游戏结局,让鲜为人知的秘密拨云见日破茧成蝶!

厉山秘辛瞳沈游戏STAFF组,等待你的加入!

请将作品发至14390301@qq.com进行审核


【瞳沈/性转】遗愿(完)

天挺热的,大家都很暴躁,不吃单方性转BG文就别点开了……

其实按照我的习惯,架空AU应该一律起英文标题的,不过这篇被我搞得中不中洋不洋,用‘The Last Wish’做标题还不如直接用‘遗愿’……

BGM是Adaro的 Es Ist Ein Schnee Gefallen

单方性转沈夜,瞳沈(♀)BG文

短篇一发完结


Don't like Don't read :)


————————————


遗愿


“拉我一把。”她从水里钻出来,重重趴在船舷。

放眼望去满目粼粼波光,他们的船停泊在湖中心,地平线与水天相接,一道淡蓝的光影。天是阴的,真是值得...

【瞳沈/性转】The Last Wish-1

为了表达我重新开了两个存档浪费30多个小时白跑了二周目古剑的愤怒【。

我决定开个文报社【。

雷到一个是一个,雷到两个赚一个。

单方性转的BG文<——这句话必须加粗提醒

 被转那位是大祭司(♀)


The Last Wish


“拉我上去。”她从水里钻出来,重重趴在船舷。

放眼望去满目粼粼波光,他们的船停泊在湖中心,地平线与水天相接,一道淡蓝的光影。天是阴的,真是值得庆幸。他觑起眼睛,不难想象被厚厚的云层遮挡在后面的阳光是多么刺眼。手搭在前额,他望向岸边,无厌伽蓝的遗迹只能远远露出最高处的转法轮。

“被称为白湖,真是委屈它了。”他把她拖上来。...

【古二】【瞳沈】薜萝秘话-终

隐约感觉自己最后给了一颗蜜枣然后捅了一把刀子……希望是错觉0x0?

——————

[5]

布置祭坛没有用完的薜荔,从青灰色的石阶攀沿而下,被施以术法的枝叶现在正开着花,风一过,白色的花朵便打着旋飘落在水面上。

椒兰汤谷的石阶一直通向池底,汤谷中央的泉眼中,涌出汩汩的水花。

沈夜坐在汤池旁边,侧倚着一块隆高的圆石。椒兰汤谷蒙蒙水雾缭绕,药草的苦香氤氲,令人心神沉寂,灵识安宁。

瞳走过来的时候,看见沈夜的下颌已经快没入水中去了。

“别在这睡,”他叫醒沈夜,“要生病的。”

酒在冰雪中浸过,他晃晃酒壶,为沈夜满上。

少室之山,有木帝休,食之可解千愁。

“这么晚了,怎么还不去休息?”...

【古二】【瞳沈】薜萝秘话-4

写得我死的心都有了……抱歉这俩我真心不太能煽情得起来……这种程度是极限,没可能更多了QxQ


————————————

[4]

月黄多辉日昭明,视为吉兆。

万里无云,通彻如洗,满月如盘,光辉纯净,与流月城高悬九天之上,交相辉映。

意指星宿的二十八根白玉立柱上,兰木火把已经安静地燃烧了一整天,空气里弥漫着宁心静神的香气。天祭坛上,从灵兽血图腾的中央,升起半人高的石台。

手指在触碰到石台边缘,血祭图腾上生出金色的光纹,缠绕到两个人的手臂,以鲜血与祭坛为介,人就是这样与天地建立起连接。

临近子夜的时候,祓鬼的仪式才结束。

万舞和傩祭的配饰戴了一天,压得沈夜肩膀酸痛,手臂都抬不起来。...

【古二】【瞳沈】薜萝秘话-3

……时髦值刷得我好痛苦……


——————


[3]

腊月祈年祭从午夜开始,二十八根白玉图腾柱被混有薜荔和蕙草的水浇淋,植物的香气随着水分的蒸发慢慢熏染进寒冷的空气里。兰木的火把燃烧起来,丝丝缕缕青烟中夹杂着焦火的芬芳。大把大把的香荪、辛夷与杜衡堆放在一起,将天祭台围在中央。

祓,除恶祭也。

灵巫浴兰汤兮沐芳,华衣饰以杜若之英,以自洁清。

等待是一个相当无聊的过程。瞳席地而坐,身前摆放了一支镂金的香炉。

招摇之山有木焉,其状如谷而黑理,其华四照,其名曰迷谷,佩之不迷。

杀蛊毒,辟不祥。这样看来,其实自己才是应该被祓除的对象啊。可是现如今自己这样一个生带魔瞳以蛊毒为业的人,却...

1 / 3

© 听骨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