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花】Sweet Relationship-[Morning]

解雨臣的分化期来得特别晚,晚到他以为自己是一个Beta,并且最后以Beta的身份通过猎人学院测试,分配到香港基地服役。

在如今的社会分工中,数量稀少的Omega是非常珍贵的存在,驾驶机甲猎人这种事情显然轮不到他们去做,相比于现在面临外种族入侵造成的人口伤亡,自几个世纪以前开始逐渐形成的人类自身繁衍断层才是最大的危机。

Alpha、Beta、Omega,四十万余年的人类存在历史,在自然选择之下重新分化形成了种族的分类。

解雨臣看上去怎么都不像是一个Alpha,坦白讲这一点令他沮丧不已,那个时候他大概刚刚步入青春期,一般而言人类从这个年纪开始就逐渐产生种族的分化了,与第二性征的发育在时间上基

【黑花】The Human Romance-Debris 10

Debris 10


解雨臣死了。死了就是死了。

如果他愿意义体化,不会只改造一只眼睛。

活着的时候是一个人,死了也同样是人。

有生有死,这才是人的浪漫。

解语花不是替代品。

黑瞎子把解雨臣留下的机械眼装在自己身上,胸腔里小型永动能源核旁边。机械眼有一圈红色的虹膜,看上去好像套在心脏上一样。

解语花嘲讽他想破脑袋才想出这么个稀奇古怪的处理方式。

黑瞎子巴了一下他的脑袋。

你懂什么,这叫人的浪漫。

说得好像自己是个“人”一样,解语花小声嘟囔。

机械眼运转良好,与旁边的能源核发出轻微的共振。

像个跳动的心脏。

不过已经不是“人”了。

人的身体是一个容器,情...

【黑花】The Human Romance-Debris 9

Debris 9


给我。

解语花对黑瞎子伸出手。

什么东西?

黑瞎子从桌子上抬起头,解雨臣的机械眼被他拿在手里摆弄。

义眼,解语花说,还给我。

你不是嫌它丑吗?

黑瞎子把机械眼递到对面的解语花眼前晃晃,解语花伸手要抓,黑瞎子虚晃一下又拿走了。

少废话,拿来。

解语花拍桌子要抢,手支在桌面上,黑瞎子腿搭着桌沿往后一仰,机械眼被他高高举在手中,他看到解语花踮起脚尖,怎么也够不到那个古怪的小铁球。

解语花啧了一声,放弃了,不打算和黑瞎子浪费时间。

听见解语花在他身后关门出去的声音,黑瞎子重新趴回桌子。机械眼被他像个小陀螺一样在旁边滴溜溜的转。

他盯着义眼转了一...

【黑花】The Human Romance-Debris 8

9

Debris 8


解语花喜欢有意无意地哼歌。他的嗓音很好听,不像解雨臣,解雨臣五音不全,黑瞎子总嘲笑他唱歌跑调。

中部装甲兵团的负责人派人来过一趟,送达的信笺表达了对解雨臣罹难的遗憾,顺带询问解语花是否有兴趣接替解雨臣的工作。

他现在是义体了,死亡对他已经不成威胁。

黑瞎子看着解语花坐在桌子前走神,传达兵团负责人口信的传令官冷漠地站在解语花旁边,他们三个人看上去就像时间静止的雕塑一样。

如果解语花想去的话,黑瞎子想,他就跟他一起回到中部去,重新做他的老本行。

没有过去,不在乎未来,没有感情和回忆,黑瞎子知道解语花一定很无聊。

不过出乎他的意料,解语花用三两句...

【黑花】The Human Romance-Debris 6

Debris 6


吴邪被张起灵拉回去了,临走前仍然愤怒地盯着黑瞎子,如果他装了义眼的话,黑瞎子想,吴邪的目光大概能把他击穿。

可惜他找不到什么能作为武器拿在手里打他的工具,人类是柔软而脆弱的,轻而易举便灰飞烟灭了。吴邪若是真去找黑瞎子打架,唯一的结果就是弄伤自己——周围被【他】轰炸地那么平坦,连根螺丝钉都找不到。

黑瞎子在废墟上呆了一整夜。

他摸到曾经是解雨臣工作间的那片瓦砾堆,用靴子尖扒拉扒拉烧得看不出颜色的残骸。

他蹲下身,百无聊赖般在那些碎片中翻找,挖出一个烧焦了的旅行箱把手,稍微拽了拽,只拖出来小半截没烧光的空壳子。

黑瞎子把废弃的旅行箱残骸丢到一边,甚至不...

【黑花】The Human Romance-Debris 5

Debris 5


只能找到这个了。张起灵说。

他递给黑瞎子一个黑漆漆的金属块,黑瞎子接过去攥在手里,碳化成一团,看不出来是什么东西。

吴邪一声不吭地坐在楼梯上,楼梯炸没了一大半,作为建筑主体的房子连一块带颜色的红砖都找不出来,楼梯像一排无所适从的石墩子,孤零零卧在废墟里。

黑瞎子把烟咬在嘴里,腾出手摆弄那团金属块,他在耳边晃了晃,金属碎屑沙沙响,黑瞎子闷头琢磨了半天,终于听到内部齿轮咬合的声音,焦黑的金属块从中央开始转动,枯涩的声音如同年久失修的门扉开阖。

受到磨损的表面坑坑洼洼掉了个方向,从里侧翻转出来一只义眼的眼球,红色的光从瞳孔的位置投射出来,照着黑瞎子的眼睛。...

【黑花】The Human Romance-Debris 4

Debris 4


黑瞎子看见解雨臣在调试一只义眼的精准度,旁边摆了一面镜子,时不时往自己左眼上比量比量。

黑瞎子对此发出了惊叹:

你怎么给自己弄出个这么丑的玩意儿。

他头一回对解雨臣的审美产生的质疑。

他曾经看过解雨臣做出各种义肢,无论是哪个器官,无不精致,即使不用覆盖仿生缓冲层(就是人造皮肤),裸露在空气中也非常符合这个时代追求的美感。

解雨臣从来没给自己做过义肢。按照他自己的理论,这一点类似于“医生从来不给自己看病”。机械师在这方面多多少少都有些职业性的偏执,比如解雨臣的老师二月红,中部装甲师兵团的负责人被他改造得就剩下一侧的眼睛没有替换,二月红自己反倒说什么都...

【黑花】The Human Romance-Debris 3

Debris 3


解雨臣曾经问过吴邪,需不需要帮忙把他的身体替换一部分义肢。吴邪是解雨臣认识的少数几个浑身上下一处义肢改造都没有的人,按解雨臣的理解就是“连根头发都是打保票的原装货”。

这句话是在他老师的葬礼结束后,解雨臣私下问吴邪的。二月红就是解雨臣认识的另一位没有改装过义肢的人。

中部的装甲兵团受到了【他】的袭击,能源塔在密集的轰炸中自爆,二月红所在的总装备部就在能源塔不远的地方。

葬礼那一天解雨臣第一次见到了装甲兵团的负责人,男人一身戎装,浑身都是硝烟与枪炮的味道,不难看出颅骨至少有一半仅仅经过十分简单的修补,他戴着一只眼罩,用红色的机械眼看着解雨臣。

他压了压...

【黑花】The Human Romance-Debris 2

Debris 2


你要学会自己上油啊,解雨臣对黑瞎子说,要不然等我不在了你怎么办?

说话的时候黑瞎子趴在冷却台上,背部的仿生缓冲层揭下去泡在培养皿的生理盐水里,解雨臣把机油和润滑涂层顺着黑瞎子肩膀部位的凹槽滴进去,边上油边用鹿皮布蹭掉溢出的油星,多余的油花如果忘记处理干净,日后就会沾灰尘,搞得脏兮兮的,严重的话还可能影响轴承运转。

黑瞎子半睡半醒,迷迷糊糊回了他一句,你不是还有学徒吗。

解雨臣翻了一个白眼。

你可长点心吧,祸害了我们家两代人还不够,这就盯上我的学徒了?

黑瞎子第一次吻解雨臣的时候,年轻的机械师很惊讶,这是一种纯然的出乎意料,甚至来不及参杂被人偷香的欣喜或排斥。...

【黑花】The Human Romance-Debris 1

The Human Romance


Debris 1


黑瞎子从冷却台坐起来,一条胳膊还浸在水槽里,金属和溶剂产生化学反应,溶液表面浮起一排一排的小气泡。神经链接可能刚恢复不久,触觉反映十分缓慢,像保存在冰块里放到太阳底下慢慢解冻的鱼。黑瞎子转转肩关节,新零件齿轮轴承尚在磨合期,随着他的动作发出喀拉喀拉的声音。

好端端的实验室被解雨臣堆得像个报废的仓库,四处搜罗来的金属零件和稀有材料东一摞西一叠,黑瞎子在满满腾腾的材料空隙间小心翼翼绕着那一堆堆的东西走,碰翻了或者弄乱了大概解雨臣会直接拆了他。

房间的角落里横放着一个暗红色的皮箱子,箱子四角包着金属边,看上...

© 听骨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