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七星踏裂图,绵延青山濯红土;血染昆仑龙门尽,炎狱山巅毫无阻

【剑三/策花/藏秀】白玉有瑕–4


[4]

叶申屠每次看到小五都有变化,想想也是,小孩子年年都不一样。小五说话算话,虽然入伍了,只要能出来,就会跑来万花谷看望颜珩。叶申屠能碰到小五的机会不多,小五蹿个子最猛的那几年,偶尔在颜珩那看到小五,叶申屠都得寻思一会儿这位是谁看着好生面熟。
我家小五。颜珩特别得意,那语气就像小五是入了门派拜他门下的万花弟子。
颜珩最喜欢和小五比身高,在叶申屠的记忆中,小五就是从一个不到重剑一半高的小孩子,下次见面就到颜珩肩膀高了,等到再看见,已经比颜珩还高了。最早的一次,颜珩还能拍拍小孩的脑袋,然后过两年,就是在他的肩膀撞一拳,现在颜珩则是搭着小五的肩膀站着,站没站相,一点都没有一个为人师表的样子,倒是小五,颇有独立孤松的架势,小时候颜珩教他的看来没白背。
叶申屠摸摸下巴,绕着小五走两圈,年轻人笑笑,也不动地方,随便叶申屠打量自己。
天策府伙食不错啊,叶申屠拍了小五一下,小伙子越长越结实了。
申屠,我在神策,你怎么总记不住。小五指指自己铠甲上的花纹和颜色。
神策吗?我怎么记得你上次说自己在天策来着?
你多少年才见我一次啊,记错了吧。
叶申屠挠挠头,也对,他问颜珩那家伙,你家小五到底在天策还是神策,颜珩两手一摊,谁管他什么策,反正都是啃皇粮的。
还有啊,小五,叫哥,叫哥,叶申屠指指自己。
叶申屠和颜珩不一样,他在某些方面还是挺介意长幼有序这种事情的,颜珩不在乎小五叫不叫自己师父,大可以直呼名讳,叶申屠还是希望小五能叫自己一声申屠哥,他本来就比酉玥颜珩小两三岁,颜珩有事没事总喜欢拿这件事挤兑叶申屠,要是比颜珩还小个十岁的小五也跟着风申屠申屠的叫,他可受不了。
小五咧嘴一笑,露出白白的牙齿。
天气很热,太阳直射下的花花草草都打蔫了。酉玥和小五不熟悉,要是四个人都聚在颜珩那间不大的房子里,只会又闷又尴尬。叶申屠想了想,这种气温实在不适合在花海看风景聊天,便决定带酉玥去逍遥林深处贴近溪流的地方乘凉休息。这一处溪流自仙迹岩的活水而来,岸边的青岩上附着清凉的水汽,十分适合避暑。
他对小五说,你师父在屋里呢,你现在过去还能蹭到一壶凉茶。
小五把酉玥坐骑的缰绳递到叶申屠手里。
颜珩做的凉茶?那还是人能喝的吗?
没等叶申屠说什么,他便翻身上马,绝尘而去了。
叶申屠帮酉玥牵着马,两个人在林荫小路上溜达,逍遥林中有猴,偶尔探出头来冲两个人吱吱叫。树影间有微风拂过,绿叶瑟瑟,叶申屠偷瞄酉玥,酉玥戴着一顶很大的竹帽遮阳,帽沿的轻纱幔垂,被微风掀起一个边,露出酉玥尖尖的下颌。
这掀动的轻纱仿佛被微风吹进了叶申屠的心坎里。
非礼勿视非礼勿视,他在心中默念。
酉玥注意到叶申屠的视线,转头冲他笑了笑,索性撩起面纱,摘下竹帽。
叶申屠马上把目光移开了,掩饰地清清喉咙,好像酉玥不是摘了帽子,而是在他身边脱掉一件外套似的。
好热呀,酉玥笑道,把竹帽递过去,喏。
啊,哦。
叶申屠楞了一下,然后反应过来,接过宽大的竹帽,挂在酉玥坐骑的马饰箱上。
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地随便聊天,酉玥说自己先去了一趟藏剑山庄,护庄告诉她每年六月的三伏天,叶申屠都不在庄内,而是在万花谷避暑,酉玥便从藏剑山庄改道去万花谷。
到达万花谷的前一天,她在长安城外的茶摊喝茶歇脚,快到中午了,长安城外护城河边白刺刺明晃晃的阳光,躲在阴凉的茶摊下看着都花眼睛。这种地上的石头都恨不得晒出汗来的气温下,护城桥一侧居然还有两个人在切磋武艺。
所以说啊,这少年心性,真是比太阳都炽热。
哦。叶申屠知道酉玥不是在说他,但是听到她这样讲,还是忍不住想红脸。
那两个人打得很激烈,简直不像在切磋,差之分毫就要誓取对方性命似的。天干物燥呀,人的火气也大,那两个都像是官家人,银盔赭甲赤色翎,长兵银枪丈八矛,究竟是哪一家的兵,酉玥说被他们兵刃相接间铠甲折射的阳光刺得直花眼,完全分不清,只模糊看到两边衣袍赭红分深浅,隐约感觉不是一起的。
我看那两人不分伯仲,衣袍色泽略深的那位兴许功力稍胜一筹,将另一位挑翻下去,他们身上的兵甲真是重啊,酉玥道,从马背上摔落在地,哐啷一声,听着都好疼。端坐在马鞍上那位,我见他将手中的长兵一抛一握,坐骑都被勒得后脚直立起来,明晃晃的枪尖就那么指着对方的脑袋。
讲到这里,酉玥顿了一下,声音听上去略显底气不足。
我以为这朗朗乾坤青天白日下,在皇城边要踩出人命来,忙丢出陶土茶碗想要制止,结果马背上端坐那位只是要把手里的长枪伸过去好把摔地上那位扯起来。茶碗撞碎在枪杆上,那两位齐刷刷转过来看我,别提多尴尬了,酉玥不好意思地捂住脸,只露出来一双水灵灵的眼睛。
后来他们又继续和对方说什么,我那时脑袋发懵,听得不是很清楚,但是看神色两个人是在吵架,切磋输了的那个人很快就走了,临走前两个人还用武器相互指了指。
赢了的那个人从马背上跳下来,朝茶摊的老板娘讨水喝,见我还在瞅他,便向我走过来,唉,申屠,我当时恨不得找个地缝消失了才好,我行走江湖多年,居然还犯下惊扰他人切磋武艺的错误,真真是这鬼天气的错。
酉玥就这么阴差阳错遇到了小五。
她说小五人挺好的,还替自己赔了老板娘的茶碗钱。听说酉玥也要去万花谷,两个人便当即决定一路同行。两个人边走边聊,小五说自己要去看望师父,酉玥才知道他原来就是颜珩的徒弟。
不过,当时慌乱未能明察,酉玥放下手,端正身姿,一扫颦笑嫣然的女儿态,一副落落大方的侠女神情,现在回头想想,与小五切磋的那个人,无论相貌还是体态,为何均与他万分之相近呢?
叶申屠看着酉玥,似乎在专心听她讲话,其实满脑子都是酉玥在说话酉玥脸红了酉玥笑了,人家具体在讲什么事情根本没听进去。直到最后,酉玥话说完了,见叶申屠一脸专注,却一点反应都没有,试探性地唤他名字,叶申屠这才如梦初醒。
嗯?啊?和小五万分之相似的人?
后来,叶申屠找了个机会问颜珩,认不认识与小五相貌体态万分神似之人,他本以为颜珩会惊讶不已,结果颜珩特别淡定的说,知道啊,小五有个孪生兄弟。
啊?我怎么没见过?
你才来过几次,当然没见过。颜珩一脸鄙夷。
那你就一直小五小五的叫,也不区分一下。小五到底叫什么名字啊?
你问哪个小五?
两个。
他俩复姓第五,哥哥叫第五千疆,弟弟叫第五殊途。一个在天策,另一个在神策。
你早就知道他们是双胞胎?
没,我也是后来才知道的。
怎么知道的呀?
叶申屠非常八卦地想弄清楚长着甩手掌柜脸的颜珩到底是怎样区分孪生兄弟的。
就是……知道了呗。
向来伶牙俐齿不气人会死的颜珩难得在这个问题上一副吃了亏苦还吐不出黄连的表情,让叶申屠一头雾水摸不到头脑却又忍不住暗爽:不管怎么说,看来颜珩在这个问题上,肯定是栽过跟头了。

评论
热度(5)

© 听骨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