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七星踏裂图,绵延青山濯红土;血染昆仑龙门尽,炎狱山巅毫无阻

【剑三/策花/藏秀】白玉有瑕–7

[7]

居承平之世,不知有丧乱之祸;处庙堂之下,不知有战阵之急;保俸禄之资,不知有耕稼之苦;肆吏民之上,不知有劳役之勤。
悲夫!悲夫!
长安城落月溪前如今一片焦土。城门两侧的瞭望塔楼被烧得只剩下一个框架,烟熏火燎黑乎乎的木梁仿佛禁不起任何一点额外的负压,卷着沙砾的北风都能把它吹垮似的。
颜珩抓住一道看起来没那么摇摇欲坠的木檩子,手一用力,翻上屋顶,落脚时瓦片松动一寸,从高处掉下去。颜珩啧了一声,瓦片摔碎在凸起的断墙上,在这个掉落一根针都能清晰可闻的黑夜中,响亮的像一声警钟。
果不其然,一根箭矢带着哨音射到他的足下。
好在敌明我暗。颜珩头也不回,反手一式商阳指点过去,身后传来一声闷哼,几支箭羽虽说密集,不过纷纷落空,偏失在颜珩身侧。
此地久留不宜,从东西两个方向已经传来兵卒汇集的声音,笨拙而急促的脚步声夹杂在兵器碰撞僵冷的声音中间,时不时还有一两句颜珩听不懂的外疆叫骂。
既然已经暴露,颜珩索性肆无忌惮。他足下施力,屋梁上的片瓦赫然断裂,几支箭羽寻声而至,烟尘四起间与他擦肩而过。颜珩一跃而起,半空中袖袍猎猎生风,飞墨成鹰,他稳稳踏在鹰背上,直冲前方的城门而去。
下面的狼牙守卫冲他大声呼喝,威胁似的冲颜珩挥舞着手中的重锤,还有几个弓兵挽着满弓瞄着他跃跃欲试。颜珩头一偏,一支弓箭擦着他的耳边飞过,他轻蔑地回头瞥了他们一眼,冷哼一声。
脑满肠肥。愚不可及。
他单手攀着城墙上突起的青砖,将朱明承夜别在腰间,运功提力,轻身翻越,落在高耸的城墙上。
颜珩立于城门的至高处,冷眼观望着外城正门前巡夜守卫的狼牙兵卒和队正,笔杆在指尖打着转花。
见狼牙队正周围的兵卒四散巡视,颜珩找准时机,以脚下的木梁借力,从倾斜的屋脊上疾驰而下。
朱明承夜墨迹挥洒,百花拂穴手道道直逼致命穴:芙蓉并蒂正中膝下三寸,所谓“百会倒在地,尾闾不还乡。断脊无接骨,膝下急身亡”,快雪时晴四面夹击,如万箭齐发,点封周身三十六处死穴。
孽畜,受死。
颜珩一掌拍击狼牙队正的天灵盖,扣住其眉梢向后约一寸凹处,另一手执笔直袭肋下,章门被击中,十人九人亡,但听从那肥头大耳短粗的后颈传来骨缝震裂的轻响,太阳和哑门,必然见阎王。
狼牙军队正肥硕笨拙的尸身在颜珩身后颓然倒地。
百花拂穴,兵无血刃;残影过,杀人于无形。
颜珩拾起狼牙军队正的腰牌,周围的狼牙守卫已经挥舞着笨重的铁锤,嘶吼着他听不懂的话,唾沫横飞,张牙舞爪,面目狰狞朝他袭来。
看着挺蠢,跑得还挺快。
颜珩迎风回浪堪堪闪过迎面砸来的重锤,沉重的兵器几乎擦着他的门面,狠狠落在他刚刚站立的地方,砸碎的石块碎屑迸溅,打在颜珩袍角。
傻子才和你们硬拼,颜珩嘲弄道,听不懂人话的东西。
他向后一跳,转身蹑云逐月而去,冲出狼牙守卫的包围圈,吹了声口哨,扯住缰绳翻身跃上马背,临了还不忘一记少阳指点中紧追在他身后冲在最前面的守卫,拖住敌军的脚步。
颜珩从落月溪一口气冲直行刑台附近,沿途遇到几个喝的醉醺醺的狼牙行刑兵和刽子手,顺手一并解决。他在快到流民巷的地方停下来。
从进入乱坟岗开始,颜珩便发觉有人在暗处盯梢。
现在的长安城,各大势力割据,除了盘踞在落月溪和武德营的狼牙军,凤翔义庄中有天一教徒虎视眈眈,西南营地的阿里曼红衣教也不可小觑,几大势力之间纷繁复杂,盘根错节。
流民巷位于长安东郊,除了无家可归的平民在此聚集外,更为诸多受伤的李唐兵士栖身之所,据说丐帮帮主郭岩也在东郊附近。
颜珩从马背上下来,放慢脚步,停在乱葬岗中。
堂堂七尺男儿,躲在暗处不嫌弃憋屈吗?颜珩笑问幽幽鬼火间枯槁黝黑的树影,兄台自打行刑台便跟了颜某一路,何妨借一步说话?
稀疏星影下,没有人回答他,仍然是眼前几座歪歪扭扭塌圮凹陷的坟包,寒风哭号,撩起草草卷着尸身的破烂竹席,露出曝露荒野下的森森白骨,携夹着地面枯黄焦黑的树枝败叶,在他脚旁低低打着旋。
听不懂啊?那我换个说法,颜珩嘴角一弯,要么出来要么滚,别畏首畏尾跟在老子后面,没种的东西。
话音刚落,只见树影后寒光毕现,颜珩后撤一步,挥笔欲拦,金玉相接,铮地一声。
千载名长枪刃尖没地三寸,颜珩一招太阴指迅速躲开,奈何来者力道稳狠快准,颜珩连退几步才勉强站稳。
敌暗我明,颜珩看不出那人面貌,从身形分辨,不似天一密探,也非阿里曼红衣教中人,高翎铠甲长枪,难道是变节投靠狼牙的叛军?
从方才短兵相接的瞬间,可以判定此人擅长近战,若不拉开距离,对颜珩是大为不利的。颜珩余光打量着周遭的环境,乱葬岗附近柴狗众多,这种靠吃腐败尸体为生的发疯畜生,若一两只还好,倘若遇到巡游夜食的群兽,就算是颜珩也扛不住一时半刻,到那时岂不是腹背受敌。
好在对方并没有进一步动作,那一下短兵相接似乎止步于试探。
颜珩正打算抢先出手以占先机的时候,听到对方说道:
我有没有种,颜珩你不是最清楚?
语气里挥之不去的嘲讽,怎么听怎么耳熟。
等到那个中了太阴指的人慢慢从阴影中走出来,颜珩松了口气,放下手中的朱明承夜。
小五。

评论(1)
热度(5)

© 听骨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