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七星踏裂图,绵延青山濯红土;血染昆仑龙门尽,炎狱山巅毫无阻

【黑花】The Human Romance-Debris 10

Debris 10

 

解雨臣死了。死了就是死了。

如果他愿意义体化,不会只改造一只眼睛。

活着的时候是一个人,死了也同样是人。

有生有死,这才是人的浪漫。

解语花不是替代品。

黑瞎子把解雨臣留下的机械眼装在自己身上,胸腔里小型永动能源核旁边。机械眼有一圈红色的虹膜,看上去好像套在心脏上一样。

解语花嘲讽他想破脑袋才想出这么个稀奇古怪的处理方式。

黑瞎子巴了一下他的脑袋。

你懂什么,这叫人的浪漫。

说得好像自己是个“人”一样,解语花小声嘟囔。

机械眼运转良好,与旁边的能源核发出轻微的共振。

像个跳动的心脏。

不过已经不是“人”了。

人的身体是一个容器,情感与记忆伴生,记忆是情感的基石,二者融合产生温度,形成灵魂。

所以活着的人,有温度,有情感,有灵魂。

有形的机械可以重塑骨骼,改变肌肉,转换形态,似乎无坚不摧,强硬而不朽,唯独无法固定飘渺的灵魂,如同不能产生无形的温度。

失去了承载的容器,黑瞎子不会再有新的情感,如同暴晒在太阳下迅速干涸的河床,露出龟裂的土地。

曾经的记忆残留则像打破的沙漏,源源不断从无法修补的缺口流失。

黑瞎子要么像张起灵一样,因为无从承载超越负荷而定期格盘,记忆反复空白,要么像张启山一样干脆变成一副可以行走的机器。

他不确定解雨臣留下的“核”有什么效果,然而这个“核”毕竟一直戴在解雨臣身上,是解雨臣的一部分,并非制造出来便是某种坚硬而冰冷的驱动能源。

这个“核”,曾经是暖的。


评论
热度(4)

© 听骨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