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七星踏裂图,绵延青山濯红土;血染昆仑龙门尽,炎狱山巅毫无阻

【黑花】The Human Romance-Debris 9

Debris 9

 

给我。

解语花对黑瞎子伸出手。

什么东西?

黑瞎子从桌子上抬起头,解雨臣的机械眼被他拿在手里摆弄。

义眼,解语花说,还给我。

你不是嫌它丑吗?

黑瞎子把机械眼递到对面的解语花眼前晃晃,解语花伸手要抓,黑瞎子虚晃一下又拿走了。

少废话,拿来。

解语花拍桌子要抢,手支在桌面上,黑瞎子腿搭着桌沿往后一仰,机械眼被他高高举在手中,他看到解语花踮起脚尖,怎么也够不到那个古怪的小铁球。

解语花啧了一声,放弃了,不打算和黑瞎子浪费时间。

听见解语花在他身后关门出去的声音,黑瞎子重新趴回桌子。机械眼被他像个小陀螺一样在旁边滴溜溜的转。

他盯着义眼转了一会儿,打了个哈欠,壁炉烧得暖烘烘的,令人昏昏欲睡。

黑瞎子始终没想出来要如何处理解雨臣留下的机械眼。

早先他打算给解语花装回去的时候被解语花嫌弃,现在解语花主动朝他索要,黑瞎子反而不想给了。

屋子里静悄悄的,温暖的空气盖在身上,整个人都像窝在松软的棉花包里。

黑瞎子的手心虚扣在桌子上,机械眼转啊转,渐渐慢下去,停下来。

门被人从外面轻轻推开。

黑瞎子呼吸均匀轻缓,似乎在打瞌睡,他趴在桌子上,露出侧脸。

进来的人在黑瞎子旁边站了一会儿,他弯下腰,好像在观察他。

他慢慢靠近他的脸,屏气凝神,小心而谨慎,仿佛担心黑瞎子在自己的呼吸之间被吵醒。

他离他那么近,微微张开的嘴几乎要碰到黑瞎子的唇。

然而他停住了,迅速直起身,略长的发梢随着身体的幅度而擦过黑瞎子的唇角。

他拿走了黑瞎子手边的机械眼。

为了不弄出声响打扰睡着的人,离开房间的时候他把门虚掩着关上。

黑瞎子在他出去同时睁开眼睛。

他本来就没有在打瞌睡,只不过是闭着眼睛想事情。

他摸了摸嘴唇,看着虚掩的门。

解语花把镶嵌在眼眶上的铁皮卸下去,立着四枚小螺丝钉。他拿着机械眼,对着镜子往自己脸上比量。

还给我。黑瞎子说。

不给,本来就是我的东西。解语花翻出来一根标尺,测量眼眶的深度和宽度,如果没法改良机械眼,就要从安装槽想办法了。

胡说,这是解雨臣的。黑瞎子走过去,冲他勾勾手,拿来。

有区别吗?

解语花抬头看他,没有铁皮挡着的左眼框露出一个深深的坑。

赶紧的。

趁解语花没注意,黑瞎子把机械眼抢了过来,解语花不高兴地盯着黑瞎子手里的机械眼,嘴巴紧紧抿成一条线。

把挡板戴上。

黑瞎子捏起一枚小螺丝钉,递给解语花。

有区别吗?

解语花问得不依不饶。

有。黑瞎子说,解雨臣死了,你活着。

如果你不喜欢总是一个眼睛,明天我带你去配一个新的。

他走出去,关上门,留解语花一个人生闷气。


评论
热度(4)

© 听骨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