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七星踏裂图,绵延青山濯红土;血染昆仑龙门尽,炎狱山巅毫无阻

【黑花】The Human Romance-Debris 8

9

Debris 8

 

解语花喜欢有意无意地哼歌。他的嗓音很好听,不像解雨臣,解雨臣五音不全,黑瞎子总嘲笑他唱歌跑调。

中部装甲兵团的负责人派人来过一趟,送达的信笺表达了对解雨臣罹难的遗憾,顺带询问解语花是否有兴趣接替解雨臣的工作。

他现在是义体了,死亡对他已经不成威胁。

黑瞎子看着解语花坐在桌子前走神,传达兵团负责人口信的传令官冷漠地站在解语花旁边,他们三个人看上去就像时间静止的雕塑一样。

如果解语花想去的话,黑瞎子想,他就跟他一起回到中部去,重新做他的老本行。

没有过去,不在乎未来,没有感情和回忆,黑瞎子知道解语花一定很无聊。

不过出乎他的意料,解语花用三两句话就打发掉了装甲兵团的人。

我什么都不会,解语花说,解雨臣的“核”不在我身上。

“核”呢?那边的人追问。

没了。解语花耸耸肩,笑得像一只小狐狸,解雨臣遭到伏击,“核”早就炸碎了。

那边的人表示了解情况了。然后黑瞎子没有再见到过他们。

装甲兵团负责人的重点只关心解雨臣的“核”,他是这片大陆上最好的机械师的学徒,即使他死了,只要拿到“核”,谁都可以继续他的工作。

在一点上,解雨臣不像二月红,二月红没有“核”,他至死不肯义体化,所以死了就死了。

张启山还真是越来越没有人情味了。黑瞎子倚着门框,点了根烟。

他曾经在二月红的葬礼上听见张启山对解雨臣说,在战争中失去了最后一处尚且可以称之为“人”的部分。

所以他现在越来越像一副机械,或者说,失去了人类的左眼和二月红,张启山正在彻底机械化。

黑瞎子朝空气中喷了一口烟,其实他也没什么立场评价张启山。

失去了培养槽中的人类脑组织,黑瞎子自己也在逐渐丧失“人”的情感。

骨骼可以替代,记忆可以储存,感情不可复制。

人的身体是柔软的,承载着情感,哪怕只有一只眼睛,或者只能在培养槽中存活的大脑,它都像一个不会装满的盒子,或者永远不会饱和的海绵。

无论工业文明多么发达,机械化义体化之后的生命多么强悍,唯有情感,独一无二。

黑瞎子经常有意识地去想起解雨臣。他不清楚自己还能记住他多久。也许一年,也许一个月,也许明天醒来就忘记了。

人造皮肤没有温度,金属骨骼保存不了情感。

没有了人类的大脑,黑瞎子已经是完全的机械义体了。

以前和解雨臣在一起的时候,他们会接吻,会做爱。其实性欲本身不会为黑瞎子带来太多快感,但是他喜欢看解雨臣情动的模样。

那是一种纯粹的服务性的欢好。解雨臣跨坐在他身上,黑瞎子扶着他的腰,看着他因为愉悦的情潮而眼角微红。

他的体温因为兴奋而升高,通过交握的手掌和交叠的身体传递给黑瞎子,这让黑瞎子也感觉到热,甚至产生自己也是有温度的错觉。

解雨臣是有欲望的。在高潮的时候他习惯咬住下唇,而后露出狡黠的笑,似乎在和黑瞎子合谋什么不好的事情而最终的好处都归了自己一样。

这种时候黑瞎子会恶意地顶他,听他发出懒洋洋的喘息。

人是多么奇妙啊,黑瞎子看着解雨臣亮晶晶的眼睛,里面像承装着一汪湖泊。

因为情感,所以温暖。

这是人的浪漫。

嘿,发什么呆?

一双手捧起黑瞎子的头,手心贴着他的脸颊,热热的。

黑瞎子一愣,没注意是解语花跑过来,看他靠着门框不知道在想什么如此专注,打算吓唬吓唬他。

你瞧,是暖的,解语花颇为得意地把手拿开,又贴回黑瞎子脸上。

他坐在壁炉前烤了火。

解语花站在黑瞎子面前,伸手捧着他的脸。

他像正在由青涩转为成熟的苹果,又像凝固在琥珀中的晨曦。

黑瞎子把解语花拉开,温暖的触觉透过人造皮肤传递而来。

他握了握解语花的手。


评论
热度(7)

© 听骨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