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七星踏裂图,绵延青山濯红土;血染昆仑龙门尽,炎狱山巅毫无阻

【黑花】The Human Romance-Debris 5

Debris 5

 

只能找到这个了。张起灵说。

他递给黑瞎子一个黑漆漆的金属块,黑瞎子接过去攥在手里,碳化成一团,看不出来是什么东西。

吴邪一声不吭地坐在楼梯上,楼梯炸没了一大半,作为建筑主体的房子连一块带颜色的红砖都找不出来,楼梯像一排无所适从的石墩子,孤零零卧在废墟里。

黑瞎子把烟咬在嘴里,腾出手摆弄那团金属块,他在耳边晃了晃,金属碎屑沙沙响,黑瞎子闷头琢磨了半天,终于听到内部齿轮咬合的声音,焦黑的金属块从中央开始转动,枯涩的声音如同年久失修的门扉开阖。

受到磨损的表面坑坑洼洼掉了个方向,从里侧翻转出来一只义眼的眼球,红色的光从瞳孔的位置投射出来,照着黑瞎子的眼睛。

只能找到这个。黑瞎子掂量着张起灵这句话。

他把烟头吐到地上,铁皮靴子碾了两下。

往后你想义体化也没机会咯,小三爷。

听到这句话的吴邪仿佛被人迎头敲了闷棍,凶狠地从楼梯上冲下来,被张起灵死死拦住。

你在哪?你又在哪!

解雨臣在二月红离世后开始经常往中部跑,装甲兵团的负责人沉默地看着他放下工具箱,卷起袖子便麻利地开始兵团义体修复工作。负责人问他愿不愿意入伍,解雨臣反问他是否需要自己帮忙安装新的替代义眼。

装甲兵团的负责人面无表情地用一侧的机械眼注视着这个年轻人,距离他们上一次相见不到半年,年轻人的左眼已经被义体替代了。

装甲兵团的负责人仍然带着眼罩,这全身中唯一一处缺陷并不影响他在前线的作战指挥,所以他再次谢绝了年轻机械师的提议。

即使他是二月红的学徒。

老师他……入伍了吗?

在目光的对峙中,年轻的一方先软化下来。

不。他没有。

所以二月红可以安葬在家乡,而不是军事陵园。

解雨臣像是一个编外人员,和二月红不同,他不会长期驻扎在中部的装甲兵团。作为这片大陆上最厉害的机械师的学徒,解雨臣在家里的时候会继续接手二月红没做完的工作,研究义体的军用化改造和强化。

他不喜欢前线的生活,也不适应军事化管理,反正中部的战争不会在短期内结束,他更喜欢在舒服的地方进行自己业余的研究工作。

他像一只风筝,想随风而上,又不肯走既定的路线。

所以解雨臣消失在炮火的狂澜中,什么都没剩下。

除了这只被他改造得奇丑无比的义眼。


评论
热度(6)

© 听骨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