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七星踏裂图,绵延青山濯红土;血染昆仑龙门尽,炎狱山巅毫无阻

【黑花】The Human Romance-Debris 4

Debris 4

 

黑瞎子看见解雨臣在调试一只义眼的精准度,旁边摆了一面镜子,时不时往自己左眼上比量比量。

黑瞎子对此发出了惊叹:

你怎么给自己弄出个这么丑的玩意儿。

他头一回对解雨臣的审美产生的质疑。

他曾经看过解雨臣做出各种义肢,无论是哪个器官,无不精致,即使不用覆盖仿生缓冲层(就是人造皮肤),裸露在空气中也非常符合这个时代追求的美感。

解雨臣从来没给自己做过义肢。按照他自己的理论,这一点类似于“医生从来不给自己看病”。机械师在这方面多多少少都有些职业性的偏执,比如解雨臣的老师二月红,中部装甲师兵团的负责人被他改造得就剩下一侧的眼睛没有替换,二月红自己反倒说什么都坚持保留人类的身体。

解雨臣为自己做出的第一件义肢,怎么看都那么……血性。

你懂什么?你什么都不明白!

黑瞎子被解雨臣吼愣住了。虽然他们之间时常拌嘴,吵架,喜欢给对方添堵,然后解雨臣晃着钳子和扳手威胁要把他改造成天使体,但是黑瞎子从来没看见解雨臣真正生气过。

这是愤怒,人的愤怒,迸发地毫无预兆。

解雨臣发过火之后迅速冷静下来,像冷却的火山岩表面下包裹着滚烫岩浆。

他冲黑瞎子摆摆手说你挡光了。

解雨臣开始有计划地对自己的身体进行义体化改造,黑瞎子猜测。他站在解雨臣的工作间外面,机械师躲在防护罩背后,焊接枪迸溅出蓝色的火星和刺眼的白光。

他支着下巴,叼着面包圈,设想解雨臣改造成义体后的样子,面包圈上的糖霜落了一桌子,解雨臣的义体会是什么样子呢,比现在更年轻吗,还是更成熟呢,黑瞎子想了想解雨臣自己做的义眼,心想如果他真把自己全身都义体化成那种调调,就逼他糊一身仿生缓冲层不许揭下来。

黑瞎子顾虑太多了,解雨臣的义体化进程似乎只局限于眼睛的改造。他花费了很大的精力,不厌其烦地对这只义眼做细化和功能分类,黑瞎子还以为只有大脑和心脏这样的器官需要投入如此之多的心血呢。

他仍然会嘲笑解雨臣的义眼,但是解雨臣不会再吼他了,仿佛那一天的愤怒只是一个错觉。


评论
热度(6)

© 听骨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