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七星踏裂图,绵延青山濯红土;血染昆仑龙门尽,炎狱山巅毫无阻

【黑花】The Human Romance-Debris 3

Debris 3

 

解雨臣曾经问过吴邪,需不需要帮忙把他的身体替换一部分义肢。吴邪是解雨臣认识的少数几个浑身上下一处义肢改造都没有的人,按解雨臣的理解就是“连根头发都是打保票的原装货”。

这句话是在他老师的葬礼结束后,解雨臣私下问吴邪的。二月红就是解雨臣认识的另一位没有改装过义肢的人。

中部的装甲兵团受到了【他】的袭击,能源塔在密集的轰炸中自爆,二月红所在的总装备部就在能源塔不远的地方。

葬礼那一天解雨臣第一次见到了装甲兵团的负责人,男人一身戎装,浑身都是硝烟与枪炮的味道,不难看出颅骨至少有一半仅仅经过十分简单的修补,他戴着一只眼罩,用红色的机械眼看着解雨臣。

他压了压帽檐,说自己在战争中失去了最后一处尚可称为“人”的部分。

解雨臣不知道他是指自己明显被血浸湿的眼罩下刚失去的眼睛,还是指墓碑下的二月红。

解雨臣问他是否需要自己的帮助,除了二月红之外,解雨臣也算是这片大陆数得上的机械师,毕竟师承二月红,老师会的解雨臣也都会。

装甲兵团的负责人对解雨臣表达了感谢,他说自己将立即归队,前线的炮火不会因为一个机械师的死而暂停。

如果老师身上有改装的义肢,解雨臣想,他抬头看着飞艇在视野中渐行渐远,哪怕只有几处关键的部位,比如大脑或心脏,用来存储记忆,那么即使在战火中灰飞烟灭,他也有自信能让老师再一次醒来。

于是解雨臣问吴邪,我帮你改装义肢吧,免费。

张起灵坐在吴邪身边喝茶,壁橱里刚点上火,屋子里的气温还很低,张起灵好像打算说点什么,张开嘴,呼出白色的哈气。

他现在倒是不会定期格盘了,不过话仍然很少,惜字如金,也不知道吴邪是怎么跟他交流的,究竟是吴邪走到哪都喜欢带着他,还是张起灵总跟在吴邪后面,解雨臣也分不清。

没必要,吴邪摇摇头,生老病死,聚散离合,这是人的浪漫。

于是似乎准备说些什么的张起灵闭上嘴,没有下文了。

解雨臣看着张起灵捧着冒热气的茶杯和他呼出的白气,心想真像一尾在水里吐泡泡的大金鱼。

解雨臣在屋子角落冲着那个暗红色的大箱子站了很久。可惜这个时候黑瞎子刚好不在,要不然他就能发现被自己长时间好奇的大箱子打开了。

黑瞎子的培养槽被解雨臣从暗红色箱子上挪到旁边,保存在里面的脑组织浸没在营养液里沉沉浮浮,像一团捏在一起的云。

人的浪漫。

夕阳的余晖慢慢从窗户里溜走了,解雨臣关上暗红色的皮箱子。


评论
热度(6)

© 听骨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