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七星踏裂图,绵延青山濯红土;血染昆仑龙门尽,炎狱山巅毫无阻

【黑花】The Human Romance-Debris 1

The Human Romance

 

Debris 1

 

黑瞎子从冷却台坐起来,一条胳膊还浸在水槽里,金属和溶剂产生化学反应,溶液表面浮起一排一排的小气泡。神经链接可能刚恢复不久,触觉反映十分缓慢,像保存在冰块里放到太阳底下慢慢解冻的鱼。黑瞎子转转肩关节,新零件齿轮轴承尚在磨合期,随着他的动作发出喀拉喀拉的声音。

好端端的实验室被解雨臣堆得像个报废的仓库,四处搜罗来的金属零件和稀有材料东一摞西一叠,黑瞎子在满满腾腾的材料空隙间小心翼翼绕着那一堆堆的东西走,碰翻了或者弄乱了大概解雨臣会直接拆了他。

房间的角落里横放着一个暗红色的皮箱子,箱子四角包着金属边,看上去有年头了,皮箱子已经有掉漆的迹象,金属边也早就磨成了银色。皮箱子很大,横放着就足有黑瞎子那个立在旁边的黑色行李箱那么高,刚看见的时候他还以为是个简易升降台收纳器。

这个暗红色的巨大箱子,黑瞎子就从来没见解雨臣打开过,不过大多数时间里解雨臣嫌弃他碍手碍脚,黑瞎子活蹦乱跳的时候也没多少机会能进解雨臣的这间实验室。他挺好奇这么大个箱子里面到底是装了什么,解雨臣倒也没特意把箱子锁上,不过黑瞎子从来没想打开看。他现在凑过来,是冲着放在暗红色皮箱子上的培养槽去的。培养槽里飘着一个人类的脑部组织,早些年黑瞎子跟着二月红来见解雨臣,就拎着自己那个黑色的行李箱,他打开行李把培养槽提出来,往解雨臣眼前一推,你可得记得让它晒晒太阳,要不我该缺乏维生素B了,他说。

解雨臣是二月红的学徒,二月红常年在中部的装甲师兵团做机械师,黑瞎子跟兵团长倒是旧识,他在兵团里面闲得浑身要生锈,二月红说那我带你去见一个人吧,我会的他都会,于是这么就认识了解雨臣。

黑瞎子走到门外,明晃晃的太阳晒得他两眼一黑,所以说光敏系数太高夜视能力好是一回事,大白天的眼盲就是另一回事了。他揉揉眼睛,看见解雨臣在院子里踩着支架给机甲人拧螺丝,机甲人的下巴太高,解雨臣举着胳膊挺直了腰板勉强够着,露出小半截腰。

黑瞎子看着那衬衫下面若隐若现的一片白花花的皮肤,忍不住走过去伸手捏了一把,只可惜刚恢复神经链接的手臂触觉迟钝,他没掌握好力度,又忘记重新安装仿生缓冲层,合金金属的骨架直接在解雨臣的腰上刮出血来。解雨臣痛得倒吸一口冷气,脚下一滑从支架上栽下去,黑瞎子忙把人接住,结果两个人都摔到地上。

解雨臣捂着腰龇牙,黑瞎子没轻没重那一下捏得他以为自己腰折了,抡起扳手冲着黑瞎子的脑袋就敲过去,特响亮的一声。

都说了多少次别打脸,敲傻了你修不好的。

修不好就把你拆了。

解雨臣从他身上站起来,没忘记踹他一脚。


评论
热度(7)

© 听骨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