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七星踏裂图,绵延青山濯红土;血染昆仑龙门尽,炎狱山巅毫无阻

【剑三/策花】迷魂阵(片段)

仍然是很久很久很久之前的一个坑,算是我11年左右刚开始写策花时的一个构思了-,-也许有时间会把这个坑补完。


——————————

老憨挑了块平坦的石头坐上去,摸出打火石。

一个时辰前,浩气盟的人刚打下苍山洱海的千岩关。老憨深深抽了口烟,感觉到这浑浑渺渺的烟气在自个儿胸肺里转了个遍,这才心满意足地吐出一个个烟圈。

老憨瞅着洱海发呆,水面碧波荡漾,老憨也乐得享受鏖战后的安逸——要是眼睛没被血糊住就更好了。

他抹了一把脸,老憨受了伤,不过他自己觉得没啥,反正皮糙肉厚的,打也不痛。同行的秀坊姑娘抱着药箱着急火燎往他这边冲,老憨咧嘴一乐,从旁边苗疆巫医支起的药锅子舀了一碗噗噜噗噜冒泡的汤剂,指了指不远处躺在地上的纯阳宫弟子,让秀坊姑娘先去照顾别人。

侥幸没受伤的同伴都去牧场了,甚至有几个胳膊上打着绷带的藏剑年轻人,也急冲冲地要跟同伴一起去,好像自己伤成那个样子还能套住良驹似的。

千岩关背靠山巅牧场。

山巅牧场好啊,老憨抽了一口烟袋,慢悠悠地想,以后就能多带回几匹良驹为盟里培育战马了,坐骑的马草也从此有了着落。

你不去抓马?万花谷的点沧澜走过来,问他。

老憨爱马成痴,他那点不多的军饷,大多花销在了养马这件事上。

嘿,先缓口气。

你要是去晚了,就不怕里飞沙被别的小鬼套了去?点沧澜跳上石头,在老憨旁边蹲下。

沧澜,不是我夸你,千岩关这战,你指挥得漂亮,得了这牧场,咱浩气盟还怕啥啊。

点沧澜跟他一起笑起来,大大方方把这夸赞收了,催老憨快去山巅牧场转转,也好告诉那些个冒冒失失的毛头小子,谁才是套马抓马的行家里手。

老憨背着殷雷枪,从素月上下来,摸了摸素月的鬃毛,然后松开缰绳,让爱马在这蓝天绿草中随便跑跑。

他自己东走走,西看看,随手拔一把甜象草,偶尔遇见一丛皇竹草。老憨心情很好,远远地还能听见浩气盟年轻同伴们的笑骂声,大抵是谁运气好看见一匹麟驹,又没抓到,反而被马蹄子踢了一身的青草。

老憨溜溜达达随便转转,山巅牧场东北角有几处山坳,高高低低,也许地势不平,马草稀少,所以往这个方向走的人不多。

他想找处僻静地坐坐,正巧余光瞥见一处阴影边长着一小把皇竹草,老憨咬着烟嘴,从口袋里抽出天工铲。

你……你别过来啊!

一双小红靴子从山坳间的阴影里站到皇竹草旁边,云笼纱的笔杆反射着老憨背后的太阳光,明晃晃的简直要闪瞎老憨的眼睛。

那双小红靴子要踩到旁边的皇竹草了,老憨忍不住向前走了一步:

我说你……

见老憨动了,小红靴子差点蹦起来:

我警告你……我,我要喊人了!!

小女孩声音细细的,话说出来的最后几个字几乎要拔高出一个音位来。

老憨站在她面前,为难地抓了抓脑门。

于是当点沧澜处理完千岩关的镇守安排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种景象:

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恶人谷小丫头被浩气盟的老将夹在胳膊下,老将健步如飞,完全无视小丫头的挣扎,路过周围看热闹的同侪,朝自己走来。

恶人谷的小丫头一口咬住老憨的胳膊,点沧澜都能听见清晰地喀拉一声,不过老憨倒是顺势松开了手,小丫头一落地就送给老憨一记太阴指往后蹦,结果正巧撞在点沧澜身上。

点沧澜把小丫头扶起来,见她鼓着嘴一副生气的模样——点沧澜猜测她一定是在牙疼。

这是……

捡的。老憨的回答果断干脆,毫不拖泥带水。

点沧澜若有所思地缓缓点头,心想我是让你去捡马的,不是让你去捡个恶人谷小丫头回来的。

小女孩一身黄泉战袍,鲜艳的好似能滴出血来。

你把她带回来,就不怕她是个细作?点沧澜慢条斯理地问。

老憨抽了抽鼻子,似乎确实没往这个方向想。他看向那个恶人谷的小丫头,小丫头把头一扭,丢给他一个白眼。

她大字都不识几个,咋还能是细作?

呸,你们浩气盟,就是喜欢小看人,谁不识字了,我可是顽童书院的人!

顽童书院……顽童书院,老憨想了一会儿,哦,康雪竹啊——他记得有几次随盟里的兄弟进谷,跟这人交过手。

老憨朝地上左右瞅瞅,拾起根细木枝:

好吧,你说你识字,那我问问你,这几个字咋念?

点沧澜推了推小丫头的肩膀,命令她去看,顺便自己也想知道老憨用什么考她,结果这一看,反倒让点沧澜哭笑不得。

小女孩不情不愿地朝老憨挪过去,盯着写在地上的名字,点点点嘟囔了半天,也讲不出后面得到“沧澜”两个字怎么念。

你看,我说她大字不识几个吧。

老憨把小木棍丢一旁,得意地对点沧澜说。

那既然是你捡的,就由你来决定她的去留吧。点沧澜摇摇头,随便他去了。但是你要清楚,如果这恶人谷的小鬼有什么不端之举,我可是要拿你是问的。

见点沧澜默许了,老憨很是高兴。于是他又把那小丫头抓过来,夹在胳膊底下,大步流星地走了。

老憨姓宋,他有一个特别文艺的名字,叫宋青竹。他憨厚,人好,话少,每次打仗都冲在前面,战后又从不邀功,所以才被盟里的兄弟起了诨号,他自己不觉得憨有什么不好,于是老憨老憨的,也就叫开了。

恶人谷的小丫头嘴巴紧得很,到现在都咬死不肯说自己叫什么名字,老憨没啥办法,虽说不知道名字也没啥大碍,但是毕竟一个女娃娃,没个称呼总这么呼来喝去不是那么回事。

所以,老憨就叫她“小古怪”。

老憨人实在,点沧澜不太放心那个来路可疑的恶人谷小丫头,叮嘱下面的人留意着点。

后来下面的人把这件事转告给点沧澜。

老憨早已过了知天命的年龄,自点沧澜入盟时,老憨便已经是浩气盟中的一员老将,跟在点沧澜手下做事也已经很多年。

老憨的妻子病故,膝下一女早夭,若老憨的女儿还活着,点沧澜想,差不多也该是这小丫头一般大的年纪了吧……


评论(3)
热度(5)

© 听骨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