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七星踏裂图,绵延青山濯红土;血染昆仑龙门尽,炎狱山巅毫无阻

【剑三/策花】白玉有瑕-15

因为绕了路,酉玥比预计要晚得到达潼关。她在平顶村住下,决定稍作休整。

天色已晚,酉玥松解云鬓,她坐在灯下,执笔又落,信笺的内容则始终停留在“见字如晤”四个字上。直到狼毫尖的墨汁滴落在浣纱纸,酉玥盯着墨滴慢慢晕开,最终,她轻轻叹气,放下笔,将信笺团成纸团,连同上书“叶申屠亲启”的信封一起,凑到烛灯下,借着忽明忽暗的火苗点着烧了。

酉玥正欲和衣就寝,突然从门口传来一阵急促的拍门声,简易的木门被敲得晃晃悠悠,仿佛再撑不了多久就要掉下来。

快,快走!骁果营和狼牙兵来啦!

酉玥提起双剑,冲出门去,烧断的屋梁从头上掉下来,酉玥一把将屋梁劈成两段,她挥去焦臭刺鼻的黑烟,所见之处,皆是火光熊熊,哀声连连。

别去,别去!

酉玥正轻功欲起,冷不防脚腕被人拖住,她低头一看,从草垛下伸出一只手来,死死捏住酉玥的脚踝。

那些贼王八就是来找你的,不知道被谁告了密,说有去往潼关的密探住在平顶村了。

唐军和狼牙在枫林打起来了,往北走就是沁枫谷的狼牙营,想要去往潼关军的驻地,只能往南走,绕过狼牙大营。

平顶村的焦姓村民瞅准时机,拽住酉玥就向村后跑,一路上气不接下气地对酉玥说,红叶湖畔的骁果营也不知道怎么的,就跟狼牙兵沆瀣一气了,官道走不通,早成了战场,女侠你要去唐军大营,就沿着红叶湖,不过你可得当心,除了骁果营和一些分散的狼牙斥候,还得穿过枫湖塞西边的乱葬岗。

枫桦谷死得人太多了,那处乱葬岗终年弥漫浓雾,万一迷了路,还没听说有人能出来的,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酉玥跟在焦姓村民后面,他们钻入一条瀑布,酉玥抹了一把脸,眼睛渐渐适应了黑暗,她打量着这处隐藏在瀑布后面的隐秘栖身地,年迈的焦奶奶拄着拐杖,念叨着自己被骁果营掠去的孙子,只盼着他能活着就好了;焦维琳蹲在一簇篝火旁边,嘴里唱着听不出调子的歌:

月光光,渡池塘。骑竹马,过洪塘……

女侠啊,女侠啊,你顺着这条山洞走,就能翻过平顶村的后山,焦姓村民往酉玥手里塞了一个火把,指着黑黝黝的前路。

酉玥看看火把,又看看躲在山洞里的村民,即使有瀑布的隆隆声作为掩盖,她仍然听见从外面传来骁果营和狼牙兵鬼哭一样的嚎叫。

我走了,他们能放过你们么?

焦姓村民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他们找不到你,顶多在村里烧几栋房子,抢几只鸡鸭,反正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他们人太多,女侠你只有一个人,你快走,快走,去帮潼关的大将军,打跑狼牙贼王八,才叫真救了我们。

话音未落,就听见身后一阵嘈杂声,酉玥一转身,骁果营兵痞和狼牙兵把山洞的唯一入口堵得严严实实,手里的火把明晃晃,刺得人睁不开眼。

看吧,我就说他们藏在这儿。

从兵痞里钻出个小个子,嘴一歪,露出得意洋洋的表情。

焦奶奶叫了一声天恩就一头栽倒在地。

都是乡里乡亲,我们就是来找个人,小个子接过火把,照向村民的脸,一位一位仔细地看。

兔子,兔子。

小个子的骁果营兵痞路过焦维琳的时候,焦维琳倒吸一口冷气,咽下喉中的哽咽,捂住嘴。

我跟你们走,酉玥走出人群,你们离开平顶村。

小个子的骁果营兵痞举着火把围着酉玥绕着走了一圈:

呦,长得还挺水灵。

堵在门口的兵痞和狼牙兵中爆发出一阵哄笑。

你要是不在这,我们还不来呢,谁他妈大半夜的掏兔子窝啊,他伸手去摸酉玥,被酉玥一脸嫌恶的躲开了,嘿,性子还挺烈,老大就喜欢你这样的,小个子兵痞说,把她的剑扔了,带走。

 

颜珩到达扬州,这一路上都阴雨绵绵,令他手臂和腿脚如同锈蚀一般。是药三分毒,颜珩想,老祖宗的话有道理。他挽着缰绳,只觉得自己仿佛是裴元那只忘了上油的瓦力,随时可能丢零件。

都说裴元前辈活人不医,若自己散成一堆生锈的铁片,不晓得前辈乐不乐意把自己重新装起来。

颜珩骑在马背上,一边期望着通往藏剑山庄的码头还有船家愿意载客,一边稀里糊涂地假设想回到万花谷之后的林林种种。

颜珩是叶申屠的好友,也算在藏剑山庄混了一个脸熟。在山庄外等了没多久,便有熟识的藏剑弟子请他进去。

颜珩抱着茶盅当暖手炉用,待客的藏剑弟子倒也见怪不怪了。

颜珩抓了抓冻红的耳朵,搓搓手,若是在平时,叶申屠早就迎出来哈哈哈哈颜兄好久不见别来无恙了,现在也没个动静,让颜珩好生奇怪。

你申屠师兄呢?他凑过去问正给他添茶的小弟子。

师兄随师父远行了。小弟子乖乖地说。

叶申屠师从藏剑山庄三庄主叶炜,颜珩还曾打趣过他的师承字号,你说你明明背着两把剑,一轻一重,为何号称“无双”?

颜珩无奈地叹气,想必是两人一前一后擦肩而过,他在睢阳时叶申屠尚在杭州,他只当叶申屠人在藏剑山庄,却不想当他赶到藏剑山庄时,叶申屠却已经在睢阳城了。

真是天意弄人。颜珩也埋怨自己,第五殊途提到藏剑山庄的支援时,自己怎么也没料想叶申屠也会同往睢阳城。

自颜珩随书圣前往平原,时至今日,颜珩与叶申屠已有多年未见,这一次又双双错过,真不知道下一次再相见,又得到何年何月。

天色已晚,颜珩便在山庄留宿一夜,第二日一早,他作别藏剑山庄,匆匆返回杭州城。

他站在码头,反思自己离开睢阳城是否欠妥,酉玥西行,叶申屠北上,第五千疆护天策,第五殊途守睢阳,似乎只有颜珩一个闲人无所事事四处游荡。

就这样回到万花谷,就算名义上退隐江湖,颜珩也是十二万分个不甘心的。然而眼前所见之景象日渐混浊,哪怕横下心来,怕也要令亲者徒增忧烦,唯恐到时毫无助力不说,反而成为拖累。

颜珩权衡二三,总归让自己十分不痛快,索性置之脑后,听之任之,不再另作他想。

他登上前往七秀坊的渡船,自打从第五殊途处听说酉玥行踪后,再无下文,颜珩拜访七秀,希望能打听到酉玥的近况。


评论
热度(2)

© 听骨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