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七星踏裂图,绵延青山濯红土;血染昆仑龙门尽,炎狱山巅毫无阻

【剑三/策花】白玉有瑕-14

第二天一早,第五殊途离开房间之前,替颜珩把帐子放下来避光,等颜珩睡到自然醒,外面早就日上三竿了。

昨天晚上,第五殊途看见颜珩胯骨周遭的瘀伤痕迹,明显一怔愣,小心地碰碰,问他是怎么搞得。

要真平心而论,第五千疆和第五殊途的伤疤谁也不比颜珩少,只不过偏生颜珩是个容易留疤痕的体质,大大小小的伤痕总是太明显了。

想到这里,颜珩有点自责,相比自家两个徒弟对自己的紧张态度,颜珩对兄弟俩确实冷情了些。

于是颜珩抓着第五殊途的手腕,带着他移向脐下三寸。

颜珩搂住第五殊途的脖子,贴着他的耳畔喘息,直到轻哼一声,在第五殊途的手中出了精,颜珩亲亲第五殊途,在他的耳垂上磨牙。

要不,就算了吧……

第五殊途让颜珩躺在床上,说道。

颜珩抬腿,踩了两脚第五殊途胯下的硬物。

呀,今天怎么这样乖?

你……

其实颜珩腰间的瘀伤早就痊愈了,就是不知道为何淤血迟迟不肯化散,一大片乌紫看着挺能吓唬人,其实不痛不痒。按颜珩的理论,人在江湖飘,哪能不挨刀,常在河边走,怎能不湿鞋。出门在外谁身上还没个疤瘌,所以颜珩很不喜欢别人对这种事大惊小怪——主要指第五家的双胞胎,换做外人也没谁会对他紧张成这样,好像颜珩有多么弱不禁风,身上有点什么状况都是天大的事。

哪次也没见你手软,别跟我装。

颜珩一掌把第五殊途推倒在床,跨坐在他的腰腹。

颜珩趴在他身上,和第五殊途黏黏糊糊地厮磨。第五殊途的手指在颜珩的身体中作怪,颜珩便也去磨蹭第五殊途的乳尖,惹得第五殊途气音不稳,探入颜珩体内的动作顿时简单粗暴了很多。

当年颜珩还在万花谷,第五殊途来看望他,若留下过夜,没有哪次不是强迫颜珩靠后面出精的。为此,颜珩曾经向第五殊途抱怨,何必如此呢,像有今天没明天似的。说出来的话泼出去的水,颜珩又因自己的失言而恼火起来,唯恐自己一语成箴,为两人带去什么不好的事情,从此闭口不谈,随第五殊途怎么折腾。

可气的是那混账也真当做颜珩什么也没说过,甚至有愈演愈烈之势,偶尔有几次竟让颜珩断断续续地意识涣散,完全没有体谅的意图。

颜珩与第五殊途十指相扣,他想这个孩子大概就是喜欢看他因为自己而到高潮的模样,虽然颜珩总觉得这种事情多少有些窘迫,但毕竟是令人欢愉之事,也没什么不好坦然面对的。

他本以为今晚大概也要辛苦一些了,怎料到温存之间,第五殊途握住他肿胀的性器,摩擦抚慰,帮他纾解。

颜珩惊讶地睁开眼睛,他见第五殊途仍然专注地看着自己,莫名就心底一阵抽疼。

颜珩相信第五殊途对他是真心喜爱的,就凭这份喜爱,足以令颜珩为难地说不出话来。

他颇为欣慰,又难免担忧,毕竟世间的处境已经足够艰难,实在不应当旁生枝节,为眼前的人徒增忧烦。

 

颜珩穿戴整齐,见桌子上扔着一个牛皮口袋,他掂了掂,颇有分量,沉甸甸一袋开元通宝。颜珩检查了一番,心想要是第五殊途敢留下一张字条写着“渡夜资”之类的混账话,他就把那小子从睢阳城楼上踹下去——别看第五殊途从来没有正经模样,其实字写得还算勉强,不管怎么说,也是师承书圣颜真卿一脉门下,小的时候那是被颜珩提着笔,一笔一划手把手教的写字。

虽然第五殊途没留下什么令颜珩恼火的字条,但是颜珩拎着钱袋,总是怀疑这些孝敬钱搞不好是第五殊途欺霸乡里搜刮民脂民膏的产物,实在看着碍眼。

颜珩牵着马,朝葵字营溜达,在营外拦了一个小兵,烦请进去通报第五殊途有人找,结果被告知第五殊途不在,叫颜珩往东边去。

睢阳城以东有处出入平时不准百姓通行,此时周围有神策兵把守,闲杂人等切莫靠近。

第五殊途正在与藏剑过来的使者清点第一批运达的物资,听见身后有人声嘈杂,心想都贴了告示擅入此处者格杀勿论,哪里冒出来的愣头青凑过来看热闹。转身看见颜珩站在外面,正在和守卫交涉,第五殊途便将抽出一半的剑收归入鞘。

颜珩觉得自己怎么也要跟第五殊途道声别再出城,挡着他的神策兵再说什么也不肯帮他通报一声,颜珩就干脆站在外面喊一声“小五”得了。正这样打算着,就见迎面一个人,身上套着重甲,哐哐哐地走过来。

你这是……

等第五殊途掀起护面,颜珩才认出他,不免诧异。第五殊途穿着这身兵甲,像个移动的铁山似的。

随三庄主一道来的,第五殊途抬起胳膊,给颜珩看,这个叫什么来着,玄什么甲,师父你从平原来的,见过这东西没有?

颜珩查看了一下第五殊途身上的重甲,说我没见过,不过既然是藏剑山庄送来的物件,毕竟差不了,放心穿着吧。

其实颜珩留了一半的真话没说,他随颜真卿驻守平原的时候见过这种铠甲,那时颜真卿发兵攻克魏郡,颜珩所见的守备军士皆身着此物,称为“先锋”,或也叫“死士”。

为师今天要去江淮了,颜珩对第五殊途说,战事临近,望你恪尽职守,切勿无事生非。

哎?师父你这就走了吗,我还指望能看你直取敌方大将项上人头呢!

颜珩听他这样讲,竟真的停下脚步。

啧,玩笑话玩笑话,师父你别当真啊!第五殊途见颜珩犹豫不决,连忙解释,你若能去安全之处当然再好不过,若留在这处是非之地,万一我回护不及,岂非遗恨终身?

笑话,颜珩听第五殊途语无伦次,打断他说,我颜某几时用你回护?昨日的教训不够?

他作势要打,第五殊途赶忙赔笑,这件事便一笔带过,就此不提。


评论
热度(1)

© 听骨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