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七星踏裂图,绵延青山濯红土;血染昆仑龙门尽,炎狱山巅毫无阻

【古二/FZ/全员】Fate/SwordⅡ:The Prologue-4

[4]

水晶球里有一幢房子,房子前面蹲着一只小兔子。女孩把水晶球捧在手里,倒过来又倒回去,水晶球里就像下起了雪,斑斑点点的白色飘在水晶球里,慢慢往下落,有的落在房子上,有的落在小兔子身上。

“外面下雪啦!”她蹬掉鞋子,爬到软软的床上,“沧溟姐姐,我们出去看吧!”

她蹭到沧溟身边坐下,拉起手,指着窗外。

“外面太冷了,”沧溟摸摸她的头,“小曦会生病的。”

沧溟拿出一颗糖果,诱惑沈曦:

“小曦要不要吃糖,吃了糖果我们就不出去了。”

女孩犹豫了,她看着沧溟手里的糖,吞吞口水。

“瞳叔叔说,我现在不能吃太多的糖。”她张开嘴,指着正在换的牙齿给沧溟看,粉粉的牙床上冒出一个白白的小尖。

荒凉的雪原上传来汽车发动机隐隐的轰鸣声。沧溟朝窗外看去,一辆越野车正顺着缓坡攀沿而上。

沈夜走出车门,正惊讶于看到出现在门口的城主沧溟,腿上就被撞了一下。他低下头,沈曦开心地拉住他的手,女孩穿得像一粒圆圆的年糕:

“哥哥回来啦,有没有带好东西!”

沈夜从后备箱里拿出送给沈曦的兔子布偶,虽然发现被沈曦抱在怀里的布偶有一半拖在地上,让他后悔了一下不该买这么大型号,不过总体而言,看见沈曦咧开正在换牙的嘴巴对自己笑,沈夜这点烦恼就微不足道了。

“是么……Saber、Lancer和Rider都已经出现了啊。”沧溟听沈夜一一讲述在海市的所见,问道:“看来我们也要抓紧时间了。”

“请城主放心,”沈夜说,“每一局都在掌握之中。”

这时,沈曦跑过来,抱着一把古朴的箜篌。她踮起脚尖,把琴递给沈夜。

“哥哥,你说的是这把琴么?你要它做什么呀,这把琴又不会唱歌。”

沈夜没有接过琴,而是把沈曦抱起来。

“那哥哥带你去找那个能让这把琴唱歌的人吧。”

“你骗人,”沈曦嘟着嘴,她拨了拨琴弦,完全发不出来任何声音,“连瞳叔叔都说这把琴修不好了。”

瞳已经在雪地里画好召唤阵,沈夜告诉女孩把箜篌摆到那个大圆圈的中央。

“你这样告诉她的?”沈夜问瞳。

“要不然呢,”瞳扔掉手里的树枝,“圣遗物是不能修理的。我若敷衍,她一定还会去找别人。”

“只要这样说,就会有人来把琴修好么?”沈曦站在召唤阵旁边,仰起脸,期待地问身后的沈夜和瞳。

在得到兄长鼓励的微笑后,女孩闭上眼睛,伸出带着令咒标志的那只手。

虽然并不明白其中的含义,她仍然如同唱歌一般,背诵出沈夜每一晚教给她的话。

随着女孩稚嫩的声音,雪地上的召唤阵发出青色的光,映亮了天空中纷纷扬扬的雪花。

地上突然起了风,卷着雪花,迷了女孩的眼睛。

等沈曦睁开眼睛,召唤阵中央那把古旧的箜篌已经消失了。

“我是Caster华月,年幼的御主啊,这就是你的愿望么?”

她将箜篌递给走过来的女孩,沈曦接过箜篌,琴弦随着手指的拨动,发出清澈的声音。

“你就是能令这把琴唱歌的人呀!”沈曦高兴地说。


“还有一次抽到王签的机会。”瞳看着沈曦,女孩正围着Caster转。

“王签?”沈夜不以为然地说,“我并不需要那种东西。”

“她能召唤出Caster已经足够令我惊讶了,我并未料想圣杯会选中小曦成为御主……”

沧溟出现在城门中,沈曦拉起Caster的手,女孩回头对沈夜喊道:

“哥哥,我们回去吧,外面好冷。”

只有强烈愿望的人才会被圣杯选中。

“那么你希望召唤出谁呢?”

沈夜要送沈曦回房睡觉,而瞳则要返回实验室去。一行人在城堡的铜门前分别。

“是谁都可以,”沈夜说,“随你喜欢吧,无论是谁,都不会影响最后一张牌。”

瞳登上塔楼,那是流月城中最高的地方,若天气晴朗,朝远处眺望,甚至可以隐约看到山下的城镇。

助手早已在地上准备好召唤阵。

“十二,你下去吧。”瞳取出圣遗物。

是一段折断的枪尖,早已爬满锈蚀。

真是个麻烦的阶职啊,可惜谢偃学生的英灵已经以Lancer的阶职现世了,瞳只能从屈指可数的选项下权衡利弊。

他摘下手套,露出手背上的令咒。

沈夜是最早出现令咒的人,在沈夜被圣杯选中后不久,谢衣与谢偃便离开了流月城,而从那以后,流月城中再无人得到令咒。沈曦成为御主实属预料之外,瞳记得沈曦曾经大病一场,发烧得神志不清,沈夜为了哄妹妹开心,送给她一把箜篌,虽然沈曦很不领情地嫌弃古物发不出声音,仍然把箜篌抱在身边。后来沈曦哭着跑来找瞳,说自己手背被蛰了,红红的好疼,瞳才发现女孩的手背上已经出现了被圣杯选中的令咒标志。

瞳的手上出现令咒,则是最近的事情。作为流月城中最后一个得到令咒的人,瞳曾经一度怀疑自己是否并没有参加圣杯之战的资格,他并不认为自己有很强烈的愿望——除去对“根源”的好奇,但那只是魔术师天生的秉性罢了。他向沈夜提及自己迟迟没有得到令咒这件事,并认为也许圣杯选择的人是城主沧溟,毕竟从“愿望”的角度而言,沧溟城主也是有可能的。

而沈夜干脆提出了更坏的情况:流月城中,有资质被圣杯选中的人,也许只剩下他自己和沈曦。

好在事情总归是出现了转机,在某一个清晨醒来的瞳看着浮现在手背的令咒,感慨圣杯的意志真是难以揣测。

现在,面前的召唤阵正随着他的咒语而发出金色与红色的光芒,炽热而坚毅:


宣告/汝身听吾号令/吾命与汝剑同在

应圣杯之召/若愿顺此意/从此理/则答之

在此立誓/吾乃成就世间一切善行之人/吾乃传达世间一切恶意之人……


实验室被宝石一般的光耀所包围,纯粹而热烈,甚至映红了塔外的黑夜。

这样美丽的光芒,想必回应召唤的定然是一位正直而强大的英灵吧。

拥有世间诸多美好的品德……为实现生前的愿望,接受召唤而来……

因此,在即将结束时,瞳更改了召唤词——

“……使汝之双眼混沌,心灵狂暴。被狂乱之槛所囚的囚徒,吾乃此锁链的操纵者,三大言灵缠绕七天,穿越抑止之轮……”

如狂风骤起,天地变色,淤泥一般浑浊的物质从召唤阵中漫溢而出,迅速污染了纯粹而炽热的光芒——

“出现吧,天秤的守护者啊!”

寒冷的浊气散去,污浊的光耀被黑夜吸收,回答瞳召唤的,是如同野兽一般的低声咆哮。

瞳命令从者回归灵体化状态,他离开高塔,向沈夜复命:

天海长老啊,就让你忘却“正直”与“理智”,唯留“强大”予我驱使吧,Berserker程廷钧。


评论(9)
热度(9)

© 听骨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