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七星踏裂图,绵延青山濯红土;血染昆仑龙门尽,炎狱山巅毫无阻

【古二/FZ/全员】Fate/SwordⅡ:The Prologue-3

虽然……虽然不太明显,其实有稍微刷一把谢乐的=,=

哎呦我好想干脆写个CP自由心证得了【。

————

[3]

阿阮裹在一条被子里,谢衣递给她一大杯热姜茶。女孩感激地接过去,喝了一大口,吐出舌尖,吹吹烫到的舌头。

“看起来,阿阮姑娘你抽到了王签呢。”谢偃笑眯眯地说。

“我是司祭谢衣,担任此次圣杯之战的监督人,这位是时计塔的谢偃,”谢衣对守在一旁的从者说,“敢问阁下真名?”

“谢衣哥哥和谢偃哥哥是可以信任的人,”阿阮对自己的从者点点头,“会帮我们。”

“在下Saber夏夷则。”年轻的剑客郑重地说。

“那么,告诉我你在海市遇到了什么事情吧。”谢衣说,他从阿阮的头发里捡出一棵水草。

就在此时,外面传来敲门声,谢偃与谢衣对视一眼,起身去开门。

阿阮趴在沙发上,她的从者护在她的前方,随时准备迎接可能发生的突发状况。

从客厅传来嘀嘀咕咕的说话声,语速飞快,夹杂着谢偃的抱怨:

“无异你慢慢说……”

乐无异带Lancer从海市赶回酒店。在召唤闻人羽之后,乐无异没等自己的导师谢偃开始思考住处的问题,便豪迈地VIP卡一刷,租用了整整一层的酒店,设置结界,临时改造为工作间,圣杯之战期间专用。

乐无异发现谢偃不在,于是打电话给他,才知道谢偃在谢衣家里。

“教授,我觉得那个从者肯定就是Saber了,”乐无异一进门,便急匆匆拖着谢偃的胳膊,“那个女孩居然掉个水里就能召唤出Saber!”

“那个女孩是……”

“啊,对了,”乐无异想起来他找谢偃的最重要事情,“那个女孩被救起之后,Lancer说周围还有其他的从者,”乐无异说,“我觉得这件事情不对劲,海市的动乱,怎么会引出这么多从者出现?”

谢偃听他一口气说完,虽然乐无异一脸期待地等他的意见,但是谢偃还是先带他到隔壁的房间:

“来,介绍一位小友与你认识,相信你们之前已经见过了。”

房间中的谢衣微笑地冲乐无异和闻人羽打招呼,阿阮越过夏夷则,朝乐无异招手。

“你这个家伙……!”

站在旁边的谢偃推了推眼镜,他相信自己没有看错,乐无异见到Saber夏夷则的一瞬间,两个人眼中的敌意能撞出硝石的火花来。

“你的想法没有错,”谢偃关掉电视,新闻里正在播报海市不明原因的骚乱,“三位从者同时现身,太凑巧了。”

“Rider监视了多久?”谢衣问在场的两位从者。

“至少从Saber出现之后开始,”闻人羽回忆道,“但是更早的时间他是否在场,当时的情形过于混乱,原谅我没有察觉。”

这意味着Rider的现身是否与海市骚乱有关,或者他们仅仅感觉到阿阮召唤Saber,为勘察敌情而来。

“召唤Rider的人叫清和,”谢衣把资料放在桌子上,“他来自太华山,是最早召唤英灵的人,能查到的资料就是这些,除此之外,能力和英灵的真名,都是不详。”

“这种事情,若有交手的一日,早晚都会知道。”Saber说,“比起对方的情报,在下更介意出现在海市的魔气。”

“魔气?”乐无异询问Lancer,闻人羽摇摇头,表示自己没有发现。

夏夷则自水底回应阿阮的召唤,那股魔气随水波流淌,刚好环海市一周,再顺河而下,流入大海。

“然后我们就看见了Rider和他的御主。”

谢偃让乐无异先回酒店去,英灵纷纷现世,圣杯之战开始在即,这几天让Lancer以自主侦测敌情为主,作为御主的乐无异就留在酒店里。

谢衣和谢偃要回圣堂教会调查Saber所提“魔气”一事。

谢偃同阿阮作别,“不管怎么说,阿阮姑娘能召唤出Saber,真是太好了。”

阿阮看看自己的从者:“夷则很厉害么?”

“能得到三大阶职从者的回应,是参加圣杯之战的人梦寐以求的事情啊。”乐无异相当吃惊,连这样基本的事情都不清楚的人,参加圣杯之战真的没问题么?


“阿阮召唤夏夷则并不是最优选择。”当谢偃在圣堂教会找到谢衣时,听他说。

“因为阿阮姑娘只是巫山的见习神女么?”谢偃问道。

英灵的能力除了自身的条件之外,是否能发挥出最大值,则取决于御主。在曾经的圣杯之战中,就发生过御主完全无法控制英灵而导致被召唤出的英灵杀害御主的事情。

“夏夷则此次圣杯之战以Saber的阶职出现,对阿阮而言是很大的负担。”谢衣无奈地说,“实际上,我曾经更希望她可以召唤Assassin,这样一来,她便只需要提供情报。”

谢衣把阿阮送自己的鼻烟壶摆在旁边,阿阮落水时刚从一家店铺买到几瓶胭脂水粉,谁也未曾料想这些小瓶子竟然可以作为圣遗物召唤出三皇子。

“召唤英灵要用他们生前相关的物品,”谢衣叹气,“我怎么也想不通三皇子与胭脂水粉的溯源……”

他取出地图,在石桌铺开,叫谢偃过来看。

“Rider又出现在被证明有魔气的现场。”谢衣指着海市的位置。

“现在下结论仍然为时过早。”谢偃说,“毕竟捐毒一夜之间成为死城,已经是七八年前的事情了,而且你应该记得,捐毒的消失与流月城有关,但我们发现魔气,只是最近的事情。”

提到流月城,谢衣十分感慨:

“是啊,流月城……这么多年,还是到了这一天。”

谢偃在谢衣对面坐下,他拿过地图,流月城在城郊西北——他仍然记得那个风雪交加的夜晚,两个人离开流月城的情景。

“你怀疑Rider是流月城召唤的英灵?”

“像老师那般骄傲的人,怎么可能求助于外援,”谢衣说,“我看过之前的记录,太华山每一届都会派人参战,我只是怀疑Rider两次出现在魔气周围,太华山是否要对这一次的圣杯之战做手脚。”

魔气的出现,究竟是巧合,还是有意为之,随着圣杯之战的临近,答案最终会浮出水面。

“Saber、Lancer、Rider都已经出现,”谢偃说,“流月城中有资质成为御主的人有两位,虽然还没有动静,但是也应该是最近几天了吧,至于剩下的一位是谁,若迟迟不召唤从者,说不定圣杯会随便选择什么人来成为御主。”

御主只是从者现世的工具而已,一旦英灵回应召唤,御主便失去了作用,即使死掉也无所谓——若不是从者还需要御主提供魔力的话。

当七从者现世,圣杯之战便可以开始了。

“流月城中有资质成为御主的人不是两位,而是三位。”谢衣并不赞同谢偃的看法。

“你认为老师会让沈曦参战?”谢偃对此表示怀疑。

谢偃与谢衣离开流月城的时候沈曦尚年幼。这位老师的幺妹,谢偃对她的印象仍然停留在牙牙学语的年纪,经谢衣提醒,他也不得不想到,以沈曦的资质,确实已经可以召唤英灵啊……

“我不确定。”谢衣说,当他们还在流月城的时候,只记得沈曦自出生便体质羸弱,在流月城偌大的城堡中足不出户,沈夜鲜少带她露面,“我只是认为,并没有阻止沧溟城主成为‘容器’的老师,不会放弃让沈曦召唤英灵的机会。”


评论(1)
热度(1)

© 听骨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