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七星踏裂图,绵延青山濯红土;血染昆仑龙门尽,炎狱山巅毫无阻

【剑三/策花/藏秀】白玉有瑕-13

颜珩赶了几天几夜的路,一路颠簸,这一夜总算是挨着了正正经经的床铺。他吹了蜡烛,倒在床上,本以为可以很快入眠,养精蓄锐,也好明日再去找第五殊途那个不肖徒弟秋后算账,怎知挨着枕头翻来覆去,迷迷蒙蒙,终究心事沉沉,毫无倦意。

他掀开被子,披上衣服,走下楼梯看见这间客栈正要打烊,店小二见五爷的贵客下楼来,连忙把抹布往肩上一甩,一脸笑容走过去问颜珩可有吩咐?

颜珩向小二打听葵字营怎么走,谢过店家指路,推门而去。

月明星稀,颜珩策马而行,赶到葵字营门口时,正巧操练刚结束不久。

颜珩?

借着营外的火把,颜珩见第五殊途面露惊讶,朝自己跑过来。

小五,颜珩翻身下马,把缰绳递给旁边的小兵,陪我去城楼走走。

颜珩满脑子都是跟第五殊途有关的事情,他一边在城楼散步,一边思考从哪开始讲起,他那个不省心的徒弟第五殊途跟在他身后,身上的铠甲随着走路的步伐发出哐啷哐啷的声音。

颜珩站在睢阳城墙的塔楼上,放眼望去,一片安宁沉寂,隐隐萧杀。

欺霸一方也好,偷运私盐也罢,颜珩沉默良久,开口问起第五殊途,却是另外的问题。

圣上灵武即位,我这次便是从灵武而来。太上皇已决意兵取长安洛阳,睢阳地当睢阳渠要冲,乃江淮保障,若安庆绪意图觊觎江淮,必先攻克睢阳,你随统领张巡驻守睢阳,假如狼牙大军压境,葵字营可有万全之策?

第五殊途将雍丘之役讲与颜珩听,并且告诉颜珩,据斥候来报,已经发现狼牙动向,敌方统领为尹子琦。

我曾受统领之命,前往藏剑山庄拜会三庄主叶炜,第五殊途说。

哦?那三庄主的答复呢?颜珩问。

若睢阳守备军有需,藏剑山庄定将全力以赴。想必再过些时日,就会有一批物资从藏剑运达睢阳。

颜珩听第五殊途这样讲,便也稍感快慰。他劝告第五殊途切莫在此即将开战的紧要关头为非作歹,无事生非,若被张统领知道,以第五殊途这样的军职,必定要被严加惩处,以儆效尤,更何况还是偷运私盐这般掉脑袋的重罪。

第五殊途连忙向颜珩保证,今天被他抓住的原本就是打算最后捞一笔,万不敢再有下次。颜珩一脸怀疑地上下打量第五殊途,觉得自己很难相信这个油嘴滑舌的徒弟。

夜色渐深渐冷,第五殊途劝颜珩回客栈休息。

颜珩你本来一路奔波劳苦,若再遭了风寒,这个时候病倒可就坏了,第五殊途扯着颜珩的袖子,朝城中走去,我还指望着等和狼牙军打起来时,颜珩你能轻取敌将首级于项上呢!

颜珩知道他在拍马屁,掏出铁扇子敲在第五殊途脑袋上。

我一介江湖草民,两军对垒,万马奔腾,能有多大作为。

两个人边走边聊,第五殊途对颜珩说,你来得还真是不赶巧,其实前些日子我刚见到酉玥。

酉玥?颜珩问道,现在她住在何处?这次我南下江淮,就是想去探望她,她为何来睢阳?

她已经走了,第五殊途说,酉玥从睢阳北上潼关,那时已有斥候来报前方通路出现狼牙叛贼,早已下达通文,北上官道已封,不准任何人通行。

哥舒翰大将潼关失守,整片枫桦谷都已经被狼牙大营占据,颜珩皱眉说,她去潼关做什么?

第五殊途撇撇嘴,说我也是这样劝她,但是酉玥坚持总有派得上用场的地方。

颜珩笑了笑,哎呀,听你这样说,倒也确实是酉玥能做出来的事。

后来我就让她从林道走了。

林道?

就是……就是我今天遇见你那条小路……

第五殊途压低声音,显然并不太想提醒颜珩抓包自己偷偷倒卖私盐这件事。

你哥知道你倒卖私盐的事情么,颜珩责备他。

第五殊途嗤笑了一声,好像那家伙知道了就能把我怎么着似的。

颜珩听他这样讲,琢磨着要不要再揍他一顿。

看来你很有自己的坚持啊,小五,颜珩一边说一边去摸腰间的朱明承夜。

第五殊途见风向不对,赶忙抓住颜珩的手,两个人已经走到客栈门口,第五殊途拉着颜珩上楼。

师父是师父嘛,师父的话,小五肯定听的!

真难为你了,颜珩冷笑,还当颜某是你师父。

第五殊途把颜珩连拖带拽哄进客房,自己又去燃灯又是端茶送水,忙前忙后,好不听话。

颜珩坐在床上,第五殊途在他眼前乱晃,他浑浑噩噩地想着这不要命的徒弟偷运私盐,官道被封,酉玥入林道,哥舒翰潼关失守,进而睢阳周遭的地形位置,几大守军,冷不防一个激灵,精神起来。

许叔冀在谯郡,尚衡在彭城,贺兰进明在临淮,颜珩叫第五殊途过来,此三人中,前两者我并未打过交道,但是临淮守备……

颜珩想了想,莫非就那个是北海太守贺兰进明?

正是。第五殊途说,颜珩你对这个人,有何了解?

了解谈不上,颜珩摇摇头,你可知我曾随书圣颜真卿前往平原?

嗯,知道,我哥抢了你交给我的信函,我俩还在青骓牧场打了一架。

咳,这件事,我已经骂过他了。本来我是打算托你转告他我随书圣赴任了。

第五殊途语气忧伤地叹息:

唉……你果然先去探望我哥了吗?

什么探望,颜珩尴尬地解释,我只是路过长安刚好遇到他……

哦。那你也是路过睢阳刚好遇到我呗。

你别打岔,颜珩忍无可忍地吼他,我在跟你说正经事,给我坐端正些!

第五殊途懒洋洋地坐直身子。

颜珩长吁一口气,继续对第五殊途说:

我离开平原之前,曾随我师父颜真卿平定叛乱。贺兰进明是我师父的同僚,然而却毫无战功,饱受朝廷指责。我师父诚恳邀请他到平原共同抗敌,虽然论职权,我师父要更高,然而他却遇事向贺兰进明请教,将手中的军权分与贺兰进明。

那时贺兰进明率部攻打信都,久攻不下,后来虽然侥幸攻取,却造成重大损失,引发朝廷不满,我师父怜悯他,于是将堂邑之战的功劳让给他,因此而让贺兰进明升为河北招讨使,贺兰进明并未因此而心存感激,反而薄待随我师父征战堂邑的有功之臣,令他们未见著录,更无赏赐,甚至愤而离去,多亏我师父历尽周折,才将他们重新收入麾下。

贺兰进明此人,冒功赚赏,无才而妒能,葵字营统领张巡,威名如雷贯耳,若有一日,睢阳需向周遭守备军寻求支援,只要有一丝可能,便不要寄希望于贺兰进明这般的人。

听到颜珩如此评价临淮守备贺兰进明,第五殊途流露出讶异的神色。

既然你这样说,我自会记在心里。第五殊途说,但是真到不得不寻求支援的地步,也由不得我们精挑细选,只要能突破重围,能求得谁的援军,便就是谁的援军。不过葵字营已得到藏剑山庄一诺,我倒要看看那群狼牙叛贼,究竟有何等本事,能将我等神策军士逼得寻求援兵的地步!

话不要说得太满,颜珩叹息道,若能不战而屈人之兵,自然是上策,张统领英名在外,我自然也是有所耳闻。知己知彼,做出周全的打算,不会有坏处。

好啦,已至深夜,小五你快回营房休息吧,颜珩开始把人往外撵。

第五殊途坐在颜珩旁边,磨磨蹭蹭不想动地方。

这么晚了,你要赶我去哪里呀?他抓住颜珩的手腕,这么冷的天,你忍心让我在外面冻一夜么?

颜珩很想说一句我忍心。他甩了半天,到底没能把第五殊途甩开。

于是第五殊途便十分得寸进尺地贴了过来。

我哥嫌弃我,师父你还要撵我走,他抱住颜珩的腰,把头埋在颜珩的肩膀,你徒弟是个说不定哪天就要马革裹尸的人,师父你不要我了吗?

听听,听听,这都什么话,颜珩又生气又心疼,他使劲推推第五殊途,见他不动,还装得很伤心的样子一声不吭,只得随他去了。

第五殊途感觉到抱在怀里的人放松下来,心中暗暗称赞这一招真是屡试不爽,于是更加放肆大胆地在颜珩露出来的脖子周围蹭来蹭去。

你够了!

颜珩在第五殊途脑袋上拍了一下,要留下来就滚去洗澡,一身土腥气,别脏了我的衣服。


评论(7)
热度(1)

© 听骨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