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七星踏裂图,绵延青山濯红土;血染昆仑龙门尽,炎狱山巅毫无阻

【西伊/性转】猎人xHP-7

[2]

“你真应该看看他那副样子。”库洛洛冲西索晃了晃手里的照片。
“格兰芬多的学生们简直笑疯了,赌一片龙指甲,这是他们在霍格沃茨度过最超值的圣诞节假期。”
库洛洛靠在扶手椅上,旁边是暖烘烘的壁炉,照片中的男学生主席正脱下巫师袍,拧出一地的水。
坐在他对面的西索从自己的算术占卜中抬起头来。
“什么?”他对库洛洛伸出手,“给我看看。”
库洛洛把照片递给他,中途却改了主意,立即把照片抽走了。
“一个木乃伊的手掌,西索,翻倒巷就能弄到,”库洛洛对西索谈条件,“我可以把这张照片送给你。”
“一张伊路米的照片而已。”西索继续埋头于算术占卜中,“别漫天要价,库洛洛,你知道我想见他随时都可以。”
“而已?”库洛洛合上书,往前坐了坐,“伊路米·揍敌客在魔药课上灌了太多失败的马鞭草药水,庞弗雷夫人说至少圣诞节假期结束前她都没有可能变回原来的样子。”
“她?”
库洛洛将照片推给西索。
“哦!”西索凑过去,忍不住发出赞叹,“真让人吃惊。”
“别像个没碰过女巫的三年级小鬼一样。”库洛洛讽刺道,“虽然伊路米从来不在霍格沃茨过圣诞节,不过这张照片还是很有纪念性的,对吧?”
“成交。”西索爽快地答应库洛洛。
“我的话还没说完呢,”库洛洛立即坐地起价,“外加一对妖精翅膀,看来你得跑一趟禁林了,不过相信我,这是值得的。”
西索考虑了一下,明天就是圣诞节假期,今天已经有学生陆陆续续开始离开学校了。
“圣诞节期间你没有机会见到伊路米,”库洛洛耐心地开导他,“而等他返校之后早就变成原来的那副样子——只要一个木乃伊的手掌和一对妖精翅膀,她就可以永远装在你的巫师袍口袋里。”
“你可真讨人厌,库洛洛。”西索拿走伊路米的照片。
“啊,承蒙夸赞。”库洛洛重新翻开书,“我建议你早点去禁林找妖精翅膀,听说总有那么几天打人柳会发疯,说不准就是圣诞节前后呢。”
“你从哪里得到的这张照片?”西索问他。
“妮翁·诺斯拉。”
“占卜课上?”西索对这门选修课的印象就剩下神经兮兮的西比尔·特里劳尼和烟雾缭绕不知所云的水晶球了。
不过库洛洛很喜欢这门课,虽然特里劳尼教授很遗憾地表示他没有这方面的天赋,但是赞许他勇于探索未知的勇气。
西索猜测库洛洛只是很喜欢这门课的教室里催人昏昏欲睡的熏香,据说考试的时候只要对着一杯茶渣随便乱说些什么就可以了,如果投其所好预言死亡(例如五百年后你会变成一堆白骨之类),没准能得到更高的成绩。
“妮翁·诺斯拉邀请我做她的舞伴,”库洛洛回忆说,“我就向她要了这张照片。”
也许再次得到了西比尔·特里劳尼教授的表扬令妮翁·诺斯拉欣喜非常,格兰芬多的女学生二话没说就把伊路米·揍敌客的照片塞给库洛洛。
“你不是已经邀请了玛奇?”西索十分期待如果玛奇知道库洛洛的爽约,这位拉文克劳的女级长会不会做些什么。
“简单,一个遗忘咒就搞定,”库洛洛轻松地说,“走下阁楼的时候妮翁·诺斯拉就不记得这回事了。”
真遗憾。西索想。
“听说你还没有找到圣诞节舞会的搭档,嗯?”库洛洛将话题一转,落在西索身上,“需不需要我帮你介绍妮翁·诺斯拉?”
“免了,多谢。”西索看了看照片,相框里的伊路米·揍敌客小姐在想办法烘干自己湿淋淋的头发。西索把照片塞进口袋。
在库洛洛不怀好意的微笑中,西索继续专注于算术占卜。
“我庄严宣誓我没干好事。”
西索躲在一座狮面马身有翼兽雕塑背后,打开活点地图。
费尔奇和他的猫消失在拐角,活点地图上延伸出的墨水显示他正朝校长室的方向走去。
最好早点给库洛洛找到妖精翅膀。西索蹲下身,抽出从最下层倒数第三块石砖,眼前打开了一条通往霍格沃茨城堡外面的密道。
半夜去禁林显然不是什么好主意,可惜妖精翅膀只有在夜晚才能被人用眼睛看见,西索匆忙潜入禁林,如果运气不好,他没准会遇上海格,或者被马人踢到屁股。
他没想到竟然在禁林遇见伊路米·揍敌客。
西索迅速闪到一株正在睡觉的芭蕉树后面。
他以为自己眼花了,伊路米·揍敌客背对着西索,正在和身披斗篷头戴面具的食死徒讲话,然后从对方手中接过同样的面具和斗篷。
西索低头看活点地图,“伊路米·揍敌客”一行小字在禁林中的位置就在他自己的名字不远处。
“我们出发吧。”伊路米戴上面具,朝身后观望,“要赶在日出之前结束。”
“怎么了,你被跟踪了么?”他对面的食死徒问。
“不,没有。”伊路米走向停在禁林中的四翼蛇颈鹰嘴龙,“变成这个样子之后难免会有些奇怪的直觉。”
年长的食死徒发出大笑,他走上前,拍了拍伊路米的肩膀:
“你妈妈会很高兴的,她一直想要一个女孩。”
“别开玩笑了,爸爸,用不了多久我就会恢复。”
四翼蛇颈鹰嘴龙飞上高空,离开霍格沃茨。
云层聚集在他们的下方。
“我们快到了。”席巴·揍敌客指着不远处。
伊路米恋恋不舍地摘掉蛇皮手套,搓搓冻红的耳朵和指尖。
“你见过它们了?”席巴问他。
“是的,自从接到这个任务之后,就在学校用博格特练习。”
这实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伊路米暗想。若说起来心中的恐惧,也许见到博格特都未必会变成摄魂怪的样子,不过一想到被傲罗带走的妈妈,伊路米对摄魂怪就衍生出恶心和厌恶的情绪来。第一次从黑魔法防御术教室中放出来衣柜里的博格特,伊路米站在忽然漆黑一片的教室中央和摄魂怪面面相觑。他一时产生混乱,拿不定主意应该说“滑稽滑稽”还是呼唤守护神。
“它们会有区别么?”伊路米问席巴,博格特变成的摄魂怪和真正的摄魂怪,没准会有什么不同。
距离上一次练习守护神咒语只有几天的时间。伊路米漫不经心地擦拭着魔杖,努力回忆着那一天的情形,等一下会用得上。
那天他的守护神刚刚把博格特变成的摄魂怪逼退,西索就推开黑魔法防御术教室的门。伊路米很确定自己已经把教室的门隐藏在没人能轻易发现的角落,梅林才知道西索这个家伙是怎么找到的。
手忙脚乱之中,伊路米只能用“滑稽滑稽”让博格特回到衣柜里。转身趁刚进来的西索还没有适应教室中的黑暗,以一个倒挂金钟咒拖住他。
西索大头冲下的样子着实娱乐到了伊路米。
在北海寒冷的水域里,孤岛上的阿兹卡班城堡在黑夜中显现出轮廓。
这里从来不需要围墙和水来关押犯人,吸食快乐和希望的摄魂怪是最好的看守,短短几周之内就可以令投入阿兹卡班的犯人在绝望中发疯。
“想想开心的事,”席巴·揍敌客提醒伊路米,“我们来接你妈妈回家过圣诞节。”
摄魂怪嗅到他们的气味,朝他们聚拢过来,露出斗篷下面腐烂空洞的脸,嘴巴中呼出寒气。
“呼神护卫!”伊路米指向正在把他们紧紧包围住的摄魂怪。
从魔杖的末端,喷出银色的气体,一只银色的猫冲散了摄魂怪的重围。
基裘·揍敌客从牢房中走出来,她看上去很憔悴,不过神智仍然清醒,值得庆幸。
银色的守护神谨慎地绕着他们奔跑,驱散任何企图靠近他们的摄魂怪。
“我们得走了。”席巴说。
“别忘了我们的盟友。”基裘高亢的声音在深邃黑暗的阿兹卡班中被加强再加强,伊路米拉住妈妈,一边攻击步步紧逼的摄魂怪,一边打开路过的牢门。
“阿拉霍洞开!”伊路米喊道。
从打开的牢门中冲出飞翔的鹰、蹿出灰色的耗子或者分不清是狼还是狗的猛兽,不能变型的巫师或女巫则尖叫着,他们或哭或笑,口中喃喃自语,念念有词。
他们中的一些人很快倒在摄魂怪脚下,重获自由的意外狂喜诱惑着摄魂怪朝他们扑过去。
他们中的另一些甚至根本没能跨出牢门,那些人目光呆滞地看着通往自由的路,然后表情空洞地坐在原地,一动不动。
毕竟不是每一个被送进阿兹卡班的巫师都像揍敌客家的人一样,无所谓快乐、希望,对正义和邪恶的区分不屑一顾。
“哦,伊路米,这可真是个惊喜!”当他们回到枯枯戮山的庄园,基裘拥抱了一下自己的长子,她难以置信的把他推开,激动地上下打量。
“这是你送给妈妈的圣诞礼物么?”她再一次把伊路米搂在怀里,“妈妈很喜欢!”
“不……这只是一次课堂意外……”伊路米艰难地说,基裘让她喘不上气来。
“走吧,妈妈带你去挑一件合适的衣服,你想穿哪一件都可以!”基裘嫌弃地扯着伊路米的霍格沃茨校袍。
“你会比妈妈更适合这些衣服的,”基裘一点也没打算给伊路米留下逃走的机会,她把伊路米拖进更衣室,“不,你一定要比妈妈当年更美才可以!”
当伊路米的头发被盘起来后,基裘看着镜子里身材高挑的女孩简直要喜极而泣了。
现在伊路米确信基裘一定是在阿兹卡班受到了精神上的伤害,没人能被关进阿兹卡班还完好无损,就算揍敌客家的人也仍然无法幸免于难,伊路米伤感地想。
“看看这些,你喜欢绿色么?哦,不,不适合,金色怎么样,红色呢?”基裘拉着伊路米推开一扇暗格,里面是被咒语扩大了的空间,整整齐齐飘满款式各异的晚礼服,叹为观止。
“即使柯特长大了也没法穿,”基裘伤心地说,伊路米开始同情起了自己最小的弟弟。
基裘挥挥手,几件精美的礼服便出现在她的手边。
“为了欢迎朋友们回来,黑魔王将在我们的庄园举办晚宴,也许还会有其他远道而来的客人,”基裘边说边捧起礼服在伊路米身上比量,“你一定要成为最令人瞩目的焦点!”
“我?什么?”伊路米立即清醒过来,“哦不,妈妈,我不参加今年的晚宴,黑魔王一定会有其他的任务需要我去做。”
“啊,是的,目前肯定没有办法参加,”基裘欣喜又懊丧地挥走一批礼服,换成下一批,“你比妈妈身材好,个子又高挑,没有一件礼服能衬托出你的美貌。我们应该为你定制一件!”
“我不是这个意思……”伊路米的抗辩消失在基裘兴奋地自言自语中。
这时,出现在门外的席巴·揍敌客拯救了伊路米的水深火热。
“基裘,”揍敌客庄园的主人走进来说,“黑魔王想见一见你。”
女主人恍然大悟自己回来之后尚未拜访贵客,她嘱咐伊路米继续挑自己喜欢的礼服,然后匆忙离开了试衣间。
伊路米松了一口气。
“有交给我的任务么,爸爸?”她注意到席巴仍然站在门口。
“是的,黑魔王称赞了你今晚的表现,他希望你今年圣诞节假期留在霍格沃茨,他说我们袭击阿兹卡班的事情将很快被外界知道,现在暴露你的身份,时机尚未成熟。他需要你继续留在霍格沃茨,随时等待下一步的命令。”
“偶尔留校过一次圣诞节没什么不好的。”席巴安慰神色复杂的伊路米。
伊路米点点头,不知道自己该表示庆幸还是感叹自己时运不济。
“怎么说?我现在有一位‘姐姐’了?”
伊路米走出试衣间,看到自己的弟弟,奇犽·揍敌客堵在楼梯上。
现在她不得不穿着基裘套在她身上的礼服,绛红色,绣着蕾丝和金线。
“看来是这样,奇犽,”伊路米不慌不忙地说,“不给你的大姐一个拥抱么?”
奇犽对她做了一个鬼脸,假装要呕吐。
“妈妈说要我陪你去订做一身礼服,听说你今年要留在霍格沃茨过圣诞节?”奇犽拿出藏在背后的照相机,对着伊路米一阵闪光灯,“你要去圣诞舞会么,伊路姐姐?”
伊路米一把抓住奇犽的手,将他拉进怀里,吓得奇犽手一抖,照相机摔在地上。
“圣诞节快乐,基路。”
可怜的男孩立刻被丰满的身材堵住口鼻,仿佛就要被吸进去。
“快放开!”奇犽的声音呜呜噜噜地从伊路米的胸前飘出来,“我不能呼吸了!”
奇犽奋力挣脱了伊路米摁在他后脑勺上的手,受到了惊吓的男孩连连后退,逃一般跳下楼梯,伊路米的声音像幽灵一样追在他身后:
“别忘了你答应过妈妈陪我去定制礼服。”

Tbc

评论(14)
热度(40)

© 听骨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