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七星踏裂图,绵延青山濯红土;血染昆仑龙门尽,炎狱山巅毫无阻

【西伊】猎人x HP-4(完)(#猎人版深夜60分# )

[4]

其实他早该料到的。

伊路米睁开眼睛,头顶是陌生的天花板。

他现在头疼欲裂,阿瓦达索命咒打偏了,奇犽对亚路基之间产生的血亲保护咒仍然反弹了一部分不可饶恕咒回到伊路米自己身上。

幸好打偏了。

伊路米用力眨了眨眼睛,眼前仍然模糊一片。

想不到奇犽的小泥巴种竟然阴差阳错地救了他一命。

伊路米从来没把亚路基那个哑炮当成过揍敌客家的一员,但是他固执的弟弟却不。对那个哑炮根深蒂固的排斥导致伊路米居然忽视了事实上存在的血缘关系,血亲保护咒几乎要了他的命,如果不是伊路米与奇犽和那个哑炮都有事实上的血亲关系,使反弹的不可饶恕咒得以抵消的话,现在伊路米早就被打散魂了。

知觉在慢慢回复。伊路米的手指碰到口袋里的魔杖,稍微感到一丝欣慰。

无论这里是什么地方,赶紧离开才是上策:未登记的阿尼玛格斯是一码事,手臂上的食死徒标志则是另一码事了。

复苏的听觉令伊路米注意到坩埚中液体沸腾的声音,气泡遇冷,发出轻微的噗噗声。

熬制药剂的巫师坐在壁炉前,正背对着伊路米。

念在这个人把自己捡回来的情分上,也许无需把对方杀死,伊路米评估着当前的情况,认为可以利用坩埚制造混乱然后逃走。

他坐起身,掏出魔杖——

“除你武器!”

背对着他的那个巫师突然转过身,伊路米的魔杖瞬间脱离了掌控,弹在地板上,他的后背重重撞向床柱。

伊路米胸口一紧,两眼发黑。

“魔杖飞来——”他听见那个巫师说。

伊路米缓了一口气,举起手,表示现在自己没有威胁了。

“嗨,”当他的眼睛重新适应光亮的时候,伊路米看见那个巫师已经走到他面前,“知道你还没死我很高兴,西索。”

这实在是另一种层面上的出乎意料,伊路米想,既不是糟糕的,更不是令人乐观的。

倒也不是说他和西索之间有某种不可化解的世仇(其实恰恰相反),只不过,从霍格沃茨毕业之后,两个人就失去了联系。西索并没有出现在伊路米所掌握的凤凰社成员名单中,或者说西索没有让自己的名字出现在那份名单上面。

“我躺了多久?”伊路米揉了揉被缴械时的魔咒震麻痹的手腕,从西索手中接过一大杯冒着寒气的药水。

他凑过去闻了闻,皱起眉头,恶心了一会儿。

“没多久,”西索递给他一份《预言家日报》,伊路米将报纸展开摊平在床上,“还不足以让魔法部撤销对你的新通缉令。”

照片里黑魔标记在破釜酒吧上空发出莹莹绿光,一条蛇令人不安地在骷髅中游走。

“啊,赏金增加了,”伊路米点点头,“这才是一个揍敌客家族成员的适当价值。”

“这是什么?”他对西索举起杯子,杯中的液体随着他的动作缓慢流动。

“玛奇的药水,”西索说,“她告诉你把钱汇进她的账户。”

“一个纳特都别想,”伊路米嫌弃地嘟囔,一仰头,喝干杯子里的药水,冒着寒气的液体在喉咙里却像岩浆一样滚烫,他咳嗽起来,擦擦嘴,抱怨说,“神奇生物走私犯?珍稀龙类栖息地破坏者?这算什么指控?”

“好吧,我会转告库洛洛,”西索用魔杖碰了碰杯子,杯子晃晃悠悠穿过卧室,飞向厨房,“让他去和玛奇谈。”

“看上去这是你的杰作了。”伊路米指着《预言家日报》上的照片,尸骨再现中的蛇正嘶嘶地吐着信子,企图在他指尖咬上一口。

“往好处想,”西索安慰道,“至少魔法部为你开出的价码增加了。”

伊路米下意识地握紧手臂,这并不是一个真正的尸骨再现,所以他的黑魔标记没有产生烧灼的痛苦。

真令人怀念。他隔着袖子摸了摸手臂上的烙印。在战争结束后,伊路米已经有相当长一段时间没有看见有人施展尸骨再现了。

西索钳住他的手臂,把他的袖子卷上去。

骷髅和蛇的黑魔标记露出来。

“你最近缺钱了?”伊路米问道,他谨慎地尝试着摆脱西索抓住自己的手,但是没能挣脱。

“谁能说不是呢?”西索仔细地打量着伊路米左臂上的烙印,“经济衰退,物资短缺,翻倒巷每隔三步就有一个傲罗或者打击手,隔壁的房东就是伪装成贩卖非法药剂商人的傲罗,黑魔法受到最严格的监控,博金博克魔法商店都要转卖黄油啤酒了。”

“这个标记真是难看,”西索松开手,“不理解你们为何喜欢把这种毫无美感的东西炫耀在半空中。”

一边说着,他一边竖起魔杖,小幅度地在空气中画着圈。

“听说过无杖魔法么,西索,”伊路米放下袖子,摊开手,“你认为自己被不可饶恕咒击中的概率有几成?”

“二对一么?”西索指了指伊路米的魔杖,于是两把魔杖一起指向伊路米,“和你被自己魔杖击中的比率一样大。”

话音未落,伊路米便被击倒了。

“你以为我会喊一二三再开始么,伊路米?”西索说。

伊路米倒在床上,看见西索的脸出现在眼前。

“你不想学么,西索?”他看了一眼自己的魔杖,它正控制在西索手里,悬停在自己的头部上方。

“什么?”

“无杖魔法,”伊路米盯着西索的眼睛,“你很感兴趣吧,西索,还有一切你在霍格沃茨的时候教授绝对不会传授给你的东西。”

“这算什么,交换条件么?”西索笑起来,他的魔杖抵在伊路米的下颚,伊路米只能仰起头,这样西索便可以很轻易地吻到他。

“交换?不,这是邀请。”伊路米好不容易摆脱他,气喘吁吁地说。

“战争已经结束,伊路米。”西索稍稍用力,魔杖戳中伊路米的脸。

伊路米被他戳痛了,不耐烦地一把挥开西索的魔杖。他向后挪动身体,想要坐起来。

西索立即压住他的手腕。

“你真的这样认为么?”伊路米看了看压住自己的手,又看向近在咫尺的西索,“我喜欢聪明人,西索,拉文克劳出身的巫师应当比别人看得更清楚。你并没有在凤凰社的名单上。”

“但是这不代表我会加入食死徒。”西索在他耳边说。

伊路米的手被西索压得发麻,末梢神经缺少血液循环,正在越变越冷。

没有立场的人是最危险的人。他可以偏向任意一方,也可以随时倒戈。

耳边传来湿濡的水泽声。伊路米发出叹息,头脑中的思维却飞快地转动着。

“尸骨再现,你只是想找点乐子,对吧,”伊路米问,“想一想翻倒巷中安插在暗处的打击手,住在隔壁的傲罗,还有空荡荡的博金博克魔法商店?”

西索终于放开伊路米的下颌骨和脖子,直起身,与他面对面。

“哦?”他露出感兴趣的表情。

“你能得到你想要的。”伊路米说。

“那么我想得到什么呢?”

“无杖魔法、黑魔法,甚至战胜死亡的秘密,”伊路米重新躺回去,他屈起腿,膝盖顶在西索身上,“总会有……你想得到的。”

“现在把手松开,”在西索的笑声中,伊路米不满地抗议道,“我的手已经没知觉了。”

“好吧,好吧,”西索放开他,用魔杖点了点伊路米的胸口,于是皱巴巴的巫师袍不翼而飞,紧接着出现在壁炉旁边的衣筐里,“让我考虑考虑,”他拉起伊路米的左手,从肩膀开始缓缓揉按,帮助手臂恢复知觉,“这标识太丑了,我不确定是否希望把它烙在身上。”

“有得必有失,”伊路米看着他用魔杖点了点自己,现在两个人的巫师袍都落在衣筐中去了,“这点损失微不足道,你会认为这是值得的。”

“不管怎么说,你是个精明的生意人。”西索称赞他。

伊路米却露出一脸“这还用你说”的表情。

“虽然我们认识的时间已经很久了,但是不得不说这一次我没赚多少,”指尖慢慢回血,伊路米摸了摸西索的脸,“能看到你没化妆时的真正样貌,也算差强人意。”

“真正的样貌?”西索反问他,“啊,抱歉,我想我没有告诉过你,我是一个天生的易容马格斯。”

在伊路米的注视下,西索的发色开始变淡,最终成为银白色,他的瞳孔转为灰蓝,面部的骨骼在变化时发出轻微的咯咔声。

“晚上好啊,亲爱的大哥。”他掐起嗓子,用不正常的声音模仿道。

回答他的是一记干脆响亮的掌掴。

第二天晚上,黑魔标记再一次出现在空中,成为短短一周之内的第二起尸骨再现。这一次魔法部的人没有扑空,他们在黑魔标记出现的地点发现了傲罗的尸体,他曾伪装成贩卖非法药剂的巫师,长期对翻倒巷的黑魔法交易进行严密监控。

丽塔·斯基特发表言辞激烈的社评,抨击深陷部长推举泥潭的魔法部毫无建树,在清理食死徒残余的问题上“还不如一只蒲绒绒有攻击性”。

巫师世界开始人心惶惶,仿佛又回到了战争年代,绿莹莹的骷髅和蛇就像死亡讣告一般,盘旋在每一个人的头顶。

只有当许多年后,那个连名字都不能提的人东山再起卷土重来,巫师们想起那一日闪烁在翻倒巷的尸骨再现,终于明白黑暗时代的序幕,早已在那时拉开。

 

-Fin.


评论(10)
热度(19)

© 听骨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