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七星踏裂图,绵延青山濯红土;血染昆仑龙门尽,炎狱山巅毫无阻

【西伊】猎人x HP-3(#猎人版深夜60分# )

[3]

落在槲寄生上面脏兮兮的雪块被风吹掉了。大半夜的,街上一个人都没有。然而假如你在这时恰好路过街边,就会看见一群披着深色袍子的可疑人士,四处徘徊。

突然出现骷髅和蛇组成的黑魔标志,在半空中发出绿莹莹的光芒,确保附近的每一个巫师都能清晰地看见。

“我们必须离开了。”诺布提醒莫老五,后者把手搭在奇犽的肩膀,用力捏了捏他。

小杰已经被送往圣芒戈,莫老五建议奇犽最好也一起去,但是奇犽拒绝了他的好意:

“我不能把亚路基一个人留在这里。”他说。

谁知道伊路米会不会再折返回来。

“你可以把他一起带去,”莫老五换了一个提议,“反正……他总要忘记今晚发生的事情,不差这一遭。”

一忘皆空,莫老五用魔杖敲了敲自己的手心,这就是逆转偶发事件小组的作用。

他看见奇犽叹了口气,懊恼地捂着额头。

“走吧,孩子,”莫老五说,“要么圣芒戈,要么回霍格沃茨找庞弗雷夫人,你总得选一个。”

“要是我就选圣芒戈,”他接着说,声音像闷雷,“至少你能带着那个小家伙,对不对?”

诺布打断了他们的话:

“尸骨再现,在破釜酒吧。”

奇犽听见他的话,轻轻倒吸一口冷气。

诺布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

“这不是你的错,”莫老五拍了拍奇犽的脑袋,“血亲保护咒是一条非常古老的防御魔法,你已经做得很好了,孩子。现在抓紧你的魔杖,搂住你的小家伙,去圣芒戈,快。”

他推了奇犽一把,目送着两个孩子消失,然后拍拍手,转过身。

“走吧。”诺布扶了扶眼镜。

“幻影移形。”莫老五说。

傲罗们早就赶去破釜酒吧了,莫老五和诺布是最后离开这栋房子的人。

破釜酒吧被前前后后地包围起来。卜西多拉正在大声地指挥其他人封锁对角巷。

如果可能,傲罗们几乎想要把破釜酒吧一砖一瓦都拆下来检查。他们谨慎地挥舞着魔杖,连一个老鼠洞都不放过。

黄油啤酒泼得满地都是,当第一声尖叫提醒尸骨再现出现在破釜酒吧上空后,客人们惊慌失措地撞成一团糟。

“可疑的人?”汤姆掏出手绢,擦了擦额头的冷汗,“不,没有。但这里毕竟不是三把扫帚,所以我不知道,傲罗先生。”

所幸他们没有发现巫师伤亡,至少傲罗们在几乎拆掉破釜酒吧之后得出的结论是没有。

“看来这并不像我们猜测的那样。”诺布远远看着傲罗指挥部的卜西多拉正焦虑地来回踱步,巫师袍在北风中呼呼作响。

“也不尽然,”莫老五说,“可是今晚显然不会有更多收获了,施展尸骨再现的无论是谁,现在肯定不在这里。”

路灯坏了。

也许是接触不良,或者是刚刚发生在傍边房子里的爆炸造成了电线短路。

灯泡发出嘶啦嘶啦的声音,忽明忽暗。

西索绕过垃圾桶,从两栋房屋之间的阴影处走出来。

房子周围静悄悄的,毕竟不是每一个人都在凌晨两点的时候还这么清醒。

逆转偶发事件小组和傲罗指挥部的人都围着破釜酒吧去头疼那个突然出现的黑魔标志。所以现在这里一个人都没有。

西索推门进去,跨过横在面前的两具麻瓜尸体。

房间大厅里无疑刚刚经历过一场战斗:小规模,足够激烈。

墙壁上被魔咒打出一个坑,原本挂在上面的壁画现在摔碎在楼梯上。

他在碎花瓶旁边蹲下身,沾了一点血迹,尝了尝。

借着忽明忽暗的路灯,西索注意到地板上有半个梅花型的脚印。

他在房间中转了一圈,发现沾着血迹的脚印慢慢变浅,最终消失在外面。

雪没有完全融化,薄薄的雪地上浅浅地印着梅花型的足迹,向光线照不到的地方延伸。

一抹黑影突然从西索眼前窜出来,体态轻盈的四足动物飞快地向前跑去。

“障碍重重。”

西索拔出魔杖,拦住了它的路。

“啊,看我发现了什么?”他赞叹道。

黑色的猫转过身来,对西索露出牙齿,低声咆哮,随时准备冲上去。

西索在它面前停住脚步。他摘掉巫师帽,在黑色的猫正好一跃而起的时候,把巫师帽扔过去。

黑色的猫被宽大的巫师帽盖在下面,它发出尖叫,被帽子缠住,挣扎了片刻。

当帽子落在地上时,里面已经安安静静。

西索走过去,把帽子捡起来,巫师帽中什么都没有。

他掸了掸帽子沾上的雪。

“一个没有登记的阿尼玛格斯。”

西索重新戴上帽子,消失在阴暗中。


t.b.c

评论(1)
热度(14)

© 听骨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