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七星踏裂图,绵延青山濯红土;血染昆仑龙门尽,炎狱山巅毫无阻

【西伊】猎人x HP-2(#猎人版深夜60分# )

[2]

 

伊路米·揍敌客,魔法世界中臭名昭著的食死徒、杀人不眨眼的黑魔王帮凶、残忍的神奇生物走私犯、珍稀龙类栖息地破坏者,此时正在麻瓜的世界中遭遇一场显而易见又不同寻常的对峙。

两具麻瓜的尸体横在地毯上。阿瓦达索命咒夺走了他们的生命,没有留下一丝痕迹。伊路米杀人向来干净利落,他可没有那些食死徒的恶趣味,喜欢用不可饶恕咒一点点折磨猎物,再看着他们在极度痛苦和绝望中死去。

两个麻瓜睁大眼睛,无神地盯着天花板,甚至没有来得及露出痛苦的表情——也许在倒下之前是望向敞开的大门和那来者不善的客人。明天麻瓜报纸的一个角落里会有这可怜一家的讣告,但是麻瓜金察(或者警察?管他什么)只能得出他们死于心脏麻痹的结论。

“好久不见,基路。”伊路米握住魔杖,跨过那两具尸体,“让一让好么?”

奇犽·揍敌客站在火炉旁边,正好拦住了通往楼上的路。

这位斯莱特林学院的二年级学生警惕地盯着伊路米,魔杖的一端始终指向伊路米的心脏。

壁炉中的火焰重新窜起来,呼的一声。紧接着从里面摔出来一个黑影,踉跄地冲了几步,奇犽伸手拉住他,目光仍然不离眼前的伊路米。

“抱歉,奇犽,不管几次都没法习惯飞路粉啊……”

“小泥巴种……”伊路米看见灰头土脸一身烟灰的杰·富力士,轻声说。

他相信奇犽肯定听见了,不出所料,这句侮辱性的称呼一说出口,奇犽的犹豫不决顿时被愤怒驱赶得一干二净。

“离开这里,伊路米。”奇犽压低声音。

伊路米耸耸肩,把魔杖放下。

“二对一,”他说,“梅林站在你们那边。”

伊路米朝旁边的壁炉走去,把手伸进口袋。

“别动!”格兰芬多和斯莱特林的两位二年级学生几乎同时开口。

“怎么了,基路,”伊路米轻松地问,“你的大哥走飞路网也不行了么?”

“你可以走门,”奇犽说,“我知道你来这里想做什么。”

“那么你就应当让我体面地从楼梯上去,”伊路米转过身,他满意地看到奇犽和他的泥巴种朋友向后退了一步,“亚路基的房间中也有壁炉,你知道。”

“亚路基对我们的世界一无所知!他甚至不可能收到霍格沃茨的信!”奇犽瞥了一眼倒在不远处的两具麻瓜尸体,“对亚路基来说‘揍敌客庄园’只是某处远房亲戚!你为什么要对他追着不放?”

“因为他的姓氏是揍敌客,因为他是一个哑炮,因为他和麻瓜生活在一起……”伊路米慢慢地走过去,“一无所知的亚路基·揍敌客,也许走在路上用一句话就将他所知道的‘远房亲戚’出卖给魔法部派来试探的傻瓜,交换甚至不值一罐比比多味豆。”

“亚路基就像一个普通的麻瓜小孩,如果你想吓唬他、警告他,那么你已经做到了,他不会威胁到你们!”

“你们,你们,你们,”伊路米重复着这个词,“你去旁听我的审判会了么,我亲爱的小叛徒?”

奇犽仿佛被钻心剔骨正正击中,露出痛苦的表情。

“我没有背叛……”他不服气地回敬伊路米。

至少现在没有。魔法部的人休想从他嘴里套出哪怕一个词。

“弃暗投明的揍敌客家族成员,嗯?”伊路米夸张地将《预言家日报》上刊登过的内容背诵给奇犽听,“妈妈她哭了呢,称赞你可以做出独当一面的决定了。”

该死的丽塔·斯基特,奇犽朝暗处默默地呸了一口。

“当然了,妈妈经常看着报纸就哭起来——她从阿兹卡班回家之后一直情绪不稳定,你明白的,阿兹卡班那种地方。”伊路米停下来,看向小杰,“不过要我说,脱离揍敌客家族那可不是什么独当一面的决定,基路,我猜你加入凤凰社的原因大部分和你这位泥巴种朋友有关,对么?”

这句话像巴波块茎错误地投进了缓慢冒泡的坩埚里,炸出沸腾的药水:奇犽和小杰同时发出大声的抗议,一个人勒令伊路米道歉然后滚出这栋房子,另一个人替奇犽辩解加入凤凰社都是遵从内心的意愿,和旁人无关。

“锁舌封喉,”伊路米突然抽出魔杖,速度快得令人甚至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这是兄弟间的交流,小泥巴种,你最好把嘴闭上。”

奇犽看见小杰倒在地上,神色痛苦地掐住喉咙,他大声喊他的名字,想朝他走过去。

“我要是你就别动,基路,”伊路米说,他的魔杖仍然指向小杰,“下一次决不会让他安静这么简单,我保证。”

“滚出去,伊路米。”奇犽咬牙切齿地发出警告。他曾经对食死徒使用过不可饶恕咒,但是面对伊路米,奇犽没有自信是否能做到成功击中他——脑海中闪回伊路米突然袭击小杰的情景,如果从魔杖中发出的是死咒,那么现在将多出一具尸体躺在地板上,想到这里,奇犽心有余悸。

“让开,基路。”伊路米步步紧逼,“带着你的小泥巴种回到霍格沃茨去,就当做今天晚上什么都没有发生。”

“最后一次警告,伊路米,”奇犽紧紧握住魔杖,“亚路基是我弟弟。”

“他是个哑炮,像那两个躺在地上的麻瓜,只是凑巧姓揍敌客。”伊路米饶有趣味地看着奇犽和他的魔杖,“喔?你要对我使用死咒么,”他的脸上浮现出微笑,“你有杀死我的决心么,奇犽?”

伊路米的话仿佛扼住了奇犽的脖子,曾经无数次在战斗中使用不可饶恕咒的年轻巫师竟然产生了动摇,他的嘴角被自己无意中咬破了,渗出血珠。

“你要背叛真正的家人么,奇犽?”伊路米反而放下指向小杰的魔杖,他摊开手臂,对奇犽露出易于袭击的弱点,“在你的朋友面前,嗯?朋友是自己选择的家人,你说过这样的话吧?”

“来吧,对我念出死咒吧,”他说,“假如你能下定决心背叛血亲的家人,那么总有一天你也可以毫不犹豫的背弃你自己选择的家人,对么?”

一阵轻巧的脚步声从楼梯处传来。

“哥哥,是你么?”睡眼惺忪的亚路基·揍敌客被客厅中的声音吵醒,他揉着眼睛,走下楼梯,靠在扶手上,探出身子。

自伊路米的魔杖发出的阿瓦达索命咒毫不犹豫飞向亚路基。奇犽奋不顾身地朝尚未完全清醒的弟弟扑过去。

伊路米冷不防被一跃而起的小杰撞倒,阿瓦达索命咒偏离了既定的方向,擦过奇犽和亚路基的头顶,两人之间的血亲保护咒反弹击中了伊路米,他倒在地上,撞翻了摆在桌角的花瓶。

等到逆转偶发事件小组成员和傲罗们看到天空中的求救信号赶来时,只剩下惊魂未定的奇犽·揍敌客和在他怀中哇哇大哭的亚路基·揍敌客,杰·富力士倒在他们傍边昏迷不醒。撞碎的花瓶上沾着尚未干涸的血迹,而杀死两个麻瓜又袭击他们的食死徒伊路米·揍敌客则不知所踪。

tbc

评论(3)
热度(15)

© 听骨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