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七星踏裂图,绵延青山濯红土;血染昆仑龙门尽,炎狱山巅毫无阻

【西伊】社团(#猎人版深夜60分# )

今天的题目是-【社团】

——————

这绝对是奇犽听说过最不可思议的社团了。

他在新生动员会上被人硬塞了一张宣传单,上面画着五颜六色的泡泡和看上去就不靠谱的星星和泪滴。

恋爱社,简称爱爱社。

奇犽打了一个寒颤。

你怎么了?

小杰问他。

不,没什么。

光天化日之下,这个社团的名字让奇犽想到什么很不好的事情。

所以呢,这个社团是干什么用的?

他问给他发传单的人。

西索在耳朵上系了一只气球,粉红色的桃心轻飘飘地浮在他的头上,显眼又诡异。

谈恋爱呀,西索笑眯眯地回答他,当然是谈恋爱呀。

你是社长么?

没错。

……有你这样一位社长根本就不会让人产生想要恋爱的念头吧!

小杰,走啦!

奇犽把自己的朋友从西索旁边拉走。

真是奇怪的学长……

啊!

小杰失望地边走边回头看,西索已经去给路过的其他人发宣传单了。

……还想那个气球的说……

粉红色的气球飘到天上,一个大大的爱心。

 

不会有正常人想参加这种社团的,西索。

伊路米被拖来帮忙打扫活动室,一周份的甜点,他跟西索讨价还价。

宇治金时还是草莓大福呢……

伊路米陷入思考。

你怎么知道不会有人来?

西索反问他。

游泳社可以游泳,弓道社练习弓道,田径社天天跑步,恋爱社有什么用?

谈恋爱呀。

谈恋爱的话,直接交往就可以了,为什么还要进社团?

因为可以制造巧合和邂逅。

伊路米露出一副“随便你吧”的表情。

别人的社团在他们这个时候正在忙着社长的新旧交替,制订纳新计划,摩拳擦掌准备在新生动员会好好宣传一番。

伊路米看了看摞在桌子上的宣传单,西索只是象征性的在新生会中走了一个过场。

一些新生成群结队地路过他们的活动室去隔壁参观其他社团,女孩子们好奇的目光偷偷瞄进来,西索冲她们笑一笑,于是新入学的女孩子们脸颊红红地跑掉了。

伊路米丢出盒子里的飞镖,笃地一声,正中墙把上的红心。

社员不足四人,没有指导老师,这样的社团是无法通过校委会审核正式成立的。

这样的话,等到春季就要被取消了哦,西索,你的社团。

伊路米好心地提醒他,看在宇治金时和草莓大福的面子上。

社团活动的时候没有人来的话实在是太无聊了。

西索这样说过。

所以伊路米就和他谈条件,也许是午餐,或者零食,社团活动日的时候充当恋爱社的临时社员。

伊路米看到西索把扑克像塔罗一样分成几叠——给他一副牌他能美滋滋地玩一晚上,跟伊路米各忙各的,一点也不像会无聊的样子。

至少做出社团的样子定期举办活动吧。

这不就是正在活动中么?

所以恋爱社的活动到底是什么……

谈恋爱呀。

真是匪夷所思的对话。

设计一些更有趣的活动才能招到新人吧。

不,西索相当干脆地拒绝了伊路米的建议,谈恋爱就是最有趣的活动。

谈恋爱为什么会有趣?

伊路米又没有谈过恋爱,怎么知道有没有趣?

证据充分逻辑清晰,令伊路米一时间找不出反驳西索的理由。

伊路米开始思考谈恋爱和有趣的活动之间的关联。

西索手里洗好的牌像变魔术一样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礼花筒。

噗啪。

礼花筒在伊路米耳边爆出彩带和金粉。

思考是得不出结论的,伊路米,行动才是真理。

你说得有道理,所以?

你应该试试看,谈一次恋爱才知道是不是有趣。

谈恋爱,和谁?

鉴于我们的社团中只有我们两个人,所以当然是和我咯。

伊路米看向西索,对方正坐在他旁边的桌子上。

西索熟练地切好牌,示意伊路米抽一张。

塔罗?伊路米问。

普通的扑克。

西索耸耸肩。

这算社团活动么?

这是恋爱社,所以……你认为是,那就是。

伊路米抽出一张牌,在看牌面是什么之前,他决定先和西索谈谈待遇问题。

和以前来活动室跟你消磨时间不一样,伊路米说,想用午餐和甜点就简单打发掉我那可不成。

是的,是的。

这是一项长期活动,所以如果你敢单方面退出的话……我可以保证你会死得很好看。

……没问题……

好吧。那么我需要想一想如何规划。

周末去看电影怎么样,我有两张首映式的票。

伊路米点点头。

听上去还算有诚意。

他翻开抽到的扑克牌。

是一张红桃A。


 

所以说一个社团的成功之处不在于人数多少规模大小。

而在于成立的初心和最终取得的成果。


-Fin

评论
热度(28)

© 听骨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