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七星踏裂图,绵延青山濯红土;血染昆仑龙门尽,炎狱山巅毫无阻

【古二】【瞳沈】Dejavu-3

[3]

 

农历新年之前的最后一个工作日,医院除了急诊科和复查的病人,拖着椅子拦在门口的保安把常规检查的人劝回去。

医生放假啦,他们说,挂号处都没人,初三上班。

瞳从地下停车场坐电梯上来,去邮箱里取今天的报纸,顺带收到几张学术会议邀请函。今天科室里刚好排到他值班,结果遇见医院入口旋转门外的沈夜。

他来找我复诊的。瞳对保安说。

 

沈夜把那些一遍一遍重复的月亮和树,还有废墟和墙壁的梦境说出来。瞳坐在他对面,没有打断他,但是表示自己在听,让他继续讲。

这些梦境出现在沈夜头脑中的时候,他仍然一睁眼就是天亮,并不会因为梦的内容在半夜被惊醒:它们只是枯燥,但是谈不上恐怖,安静得让人感觉无聊。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瞳问他。

时间久到我已经觉得这件事情不值一提,谈起来就像强调人每天要吃饭一样。

当然,除了一成不变的月亮和树,沈夜偶尔也能梦见其他地方,不过其实差不了多少,漫长的黑夜和下雨的天,听上去还不如静止的月亮和树。唯一略感安慰的就是这一次他不是一个人,小曦在他旁边说话。

小曦?

我妹妹,沈曦。

不,我是说你的梦境中会出现你妹妹。每一次吗?

不一定,沈夜说,可能因为我对她最熟悉,所以记得最清楚。

沈夜知道是小曦在和自己说话,但是真要问他小曦说了什么,沈夜又没有办法确切的说出来。毕竟现在他们在一起生活,只要是小曦的声音,似乎哪一句都可能替换进梦境。

有一次我听见我妹妹对我说,你怎么还不醒,等睁开眼的时候,就看到小曦趴在我床边,那天早上闹钟没有响,小曦饿醒了跑进来叫我。沈夜说。所以你要问我小曦说的是什么,我也答不出来。

这种情况很多,比如幼儿园老师给沈曦奖励了一朵小红花,或者向沈夜撒娇要兔子,白天说过的话便模模糊糊飘进夜晚的梦境中。

因为要照顾沈曦,沈夜从来不在家里抽烟,生意应酬往来难免需要走走过场。他也没有药物服用历史,比如含致幻成分的违禁类药物。沈夜曾经怀疑过自己也许对一些药店中可以买到的非处方药有不良反应,他听说有人服用含有金刚烷胺的感冒冲剂后会对大脑产生影响。

几天之前他带着沈曦来看龋齿,半天的时间里,连续三次的既视感让沈夜开始对担心起最坏的状况,比如精神分裂,焦虑症,甚至精神活动异常。

严重的精神疾病,临床表现的确包含幻觉记忆,但是出现幻觉记忆并不等同于严重精神疾病,瞳说道,至于神经活动异常,那是一种非疾病导致的脑部神经元放电异常,我的一些同事认为当一个人处于“发呆”的状态,即是属于轻微的局部癫痫,这种状态会让神经元非常活跃,激活关联化记忆,造成“清醒的梦境”,引起记忆错误。

沈夜并没有把自己的疑问全部说出来,毕竟“我以为自己曾经在什么地方见过你”无论从哪个角度听上去,都太像一句拙劣的搭讪了。

你是否看过狄更斯的书?他问,决定换一个方式隐晦地表达出来。我们都有一种偶然而生的感觉,觉得我们所说所做的是很久以前所说所做的事情,觉得我们很久以前曾被同样的面孔,同样的事物,同样的环境围绕,很清楚再往下去要说些什么,仿佛突然记起这一切一样。

那么你有同样的感受吗,瞳问他,除了你妹妹。

是的,沈夜点点头,在我身上曾经发生过这样的事情,我记得自己说过一些话,但是周围的人却很肯定我没有对他们说过。

而你的困惑在于这和你妹妹的情况类似,你与周围的朋友之间已经认识很久,你无法确定那些话究竟是从大脑中无中生有,还是确实受到你们日常相处中言谈举止的影响,也许无意中提过,但是被你们都忘记了?

嗯。

沈夜意识到这件事,还是在认识沧溟之后。国际园艺博览会的主办方送给沈夜几张票,他记得以前对沧溟提过,等到天气暖和了,选一处好地方,看看花草树木。开幕式定在公休假期,沈夜不想挤人潮,便和华月把时间约在开幕式前一天。华月去找停车位的时候,沈夜给沧溟打电话问她什么时候到,电话另一端的沧溟一头雾水,告诉他自己还在外地赶通告,对沈夜说过的话毫无印象。

结果那一天,华月在前面给小曦照相,沈夜就一边走一边琢磨事情哪里出了问题。他确信自己肯定说过要带沧溟来看,虽然园艺博览会不是动物园,没有奇珍异兽,但是气候温暖湿润,草木繁盛,芬芳馥郁满目飘摇的花花草草不也是赏心悦目吗。

你在梦境中见过他们吗?瞳问他。

不,没有,除了沈曦。

月亮和树非常安静,别说虫子的鸣叫,即使半睡半醒时周围的石墙和宫殿如同地震一般全部坍塌,都静得悄无声息。当他陷入漆黑一片时,倒是能听见下雨的声音,不过也只有声音而已,梦境中感受不到潮湿或者寒冷。

不过现在想一想,沈夜说,开始梦见漆黑的雨夜和小曦,也是近几年的事情,具体时间,就是小曦开始上幼儿园,搬过来由我照顾之后吧。

也就说,你的梦境中有沈曦存在,是因为她从出生时起便与你在一起,而你和你周围的朋友,只有你们遇见之后,才会触发你产生幻觉记忆。

沈夜思考了一会,认为是这样。

这种令你困惑的无中生有,最近一次出现是多久以前?

前两天。

仍然是朋友之间?

不,这一次是不熟悉的人。

好吧,不熟悉的人本身便附加诸多限制条件,我们可以尝试以此来判断出现在你头脑中的话,到底来自于你的记忆本身,还是确实曾经受到周围朋友交互的影响。

这个你在此之前从没见过的人,在你们相遇的时候几乎不存在交流,与对方的人际关系一片空白,对记忆干扰的影响微乎其微。

就是这样的一个陌生人,你在见到的那一瞬间,下意识出现在你头脑之中的想法,是什么。

沈夜沉思片刻,那时他们仅有一面之交,他甚至不知道这个人叫什么名字,然而当他看见这个人朝自己走过来时,确实有这样短短的一句话,仿佛于沉寂的深海之下慢慢浮现。

他对瞳说,有缘再会。


 

幻觉记忆产生的原因,在学界仍然没有定论。但是通说中普遍认可的学说,无论是记忆提取失败、大脑传输延迟还是无意识接受论,基点都建立在大脑记忆库中的信息来源于我们本人,将信息存入大脑形成记忆的不是别人,也不是超自然力量,而是我们自己。至于神经传输误差还是自己并不知道已经无意识接受了某些信息,那只是幻觉记忆形成的几种可能,无论哪一种,记忆本身都是存在的。

沈夜靠在沙发上,他一直在想今天在医院瞳对他说过的话,心不在焉地看着电视里不知所云的节目。

临近零点了,虽然他们住的小区里限制烟花爆竹,不过沈夜扔在茶几上的手机倒是被一条接一条的拜年短信振得嗡嗡响个不停。

沈曦抱着兔子,坐在沙发另一端吃零食。

梦境的存在不是未来,而是过去,建立在经历过的基础上。他认识的那些人,那些相似的面孔,在相似的情景中,让他很清楚的意识到自己再往下要说什么,仿佛他可以突然记起一切,而当他揭开覆盖于其上的一角,却发现箱子中其实空无一物。

他的所见即是全部,没有更少,但也不会再多。

哥哥,你怎么了?沈曦凑到沈夜身边,扯扯他的袖子,你怎么看上去一点也不开心的样子?

他清醒过来,从口袋里拿出封好的红包。

小曦今年又长大一岁了。他对沈曦说。

从电视中传来农历新年的钟声,沈曦踮起脚尖搂着他的脖子,亲亲他的脸,哥哥新年快乐。

沈夜说要去厨房煮饺子,沈曦把兔子扔在沙发上,先一步跑过去要帮忙。

他拿起手机,收信箱被塞得爆满,都是未读短信。

沈夜没兴趣一一打开那些拜年祝福,认识或不认识的人,内容大同小异,对仗工整如同流水线产品。

他打开新建信息,在联系人记录中找出一个手机号码,简简单单发了四个字出去。

沈曦在厨房里叫他,沈夜把手机放回茶桌,起身去给沈曦煮宵夜。

嗡地一声,玻璃面上的手机振了振,待机屏幕亮起来。

那是一条来自瞳的短信回复,同样简简单单四个字:

新年快乐

 

-t.b.c


——————

说好的傻白甜呢……心虚脸【【【

居然走出了虐的趋势……

下一话完结【。

评论(2)
热度(8)

© 听骨香 | Powered by LOFTER